????但大家很快就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四个丫头一人提起画布一角,斜斜扯开一张一人高的画布。shubao22.la那公子也不是拿笔描绘,而是接过丫头手里的颜料,潇洒的往画布上一泼,然后快速拿起笔,在画布上就着泼洒的颜料开始作画。

????他神情专注,出手敏捷,笔尖如有生命般随着乐声舞蹈。

????此公子衣襟和袖口宽大,头上用丝带束发,湖风吹来,衣袍与丝带随风飘扬,猎猎作响,如琼枝玉树,飞扬于碧绿湖水一隅,尽得天地之精华;又似昆仑美玉,落于彩色画舫之上,洁白至简,反而显出灼灼华彩,光照耀眼。

????一舞、一曲、一仙人,是这绝美场景留给围观群众最深的印象,多年后仍被文人墨客津津乐道,无数人想复制这场盛宴,却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

????一曲完毕,围观的群众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那公子的画也完成了,他的丫鬟将画转向观众,四面展示一遍,立刻又引发出一阵骚动。

????一会游船上有人驾小舟过来邀请,请伴奏的两位公子和画画的公子一起上游船赏玩。

????“七小姐?”

????“长兴侯?”

????冷不防又在这种场合相见,林霜和长兴侯两人互相指着惊讶不已。

????而那边尹开济看着白衣胜雪、英姿飒爽的袁巧云,也是张嘴说不出话来。

????袁巧云傲娇的瞥他一眼,跟着沈钰和林霜叉手向众人拱了拱。

????柳施诗换上常服过来,本来想拜会在士子中赫赫有名的案首沈钰和惊鸿一瞥的白衣公子,谁料一打照面竟然是熟人,顿时也僵立在那里。

????“素闻柳姑娘才貌双绝,以往只识其貌,未见其才,今日观霓裳舞,令袁某大开眼界,柳姑娘玉貌窈窕,体态轻盈,舞姿飘逸,实乃平生难得一见之绝艺。袁某常在坊间听闻尹大人与柳姑娘的事迹,今日见了柳姑娘的舞姿,才知尹大人果然慧眼识珠,袁某服气了。刚才观舞时有感,做《霓裳舞图》,想必送给尹大人最为合适。”

????说着冲丫头示意,两个丫头捧画卷上前,在尹开济面前徐徐展开。

????柳施诗连忙凑上前观望,刚刚离得远她没有看清楚,现在知道作画之人是袁巧云,以她对袁巧云的了解,以为她必会将自己丑化。然而当她看到画作时,她顿时惊呆了。

????画布上布满蓝宝调制的颜料,形成一片晶莹闪烁的背景,中间是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子,这舞女未画五官,而妙就妙在此处,整幅画没有先描线,仅就泼洒的各种颜料晕开勾勒出飘逸奔放的舞姿和漫天飞扬的裙摆,以意化形,让人越是看不到舞女的脸,越是凭这舞姿幻想画中人是何等倾国倾城的容颜。

????没有一点亵渎的意思,反而是失声般的赞美。

????“妙!妙!妙!”长兴侯举起大拇指连声夸赞,“袁公子年纪轻轻,没想到画画能到如此境界,不知袁公子师出何处,可有想过去宫里一展才艺,皇上和……”他瞟见林霜冲他使眼色,一个劲摇头,心里虽奇怪,却也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便打住不说了。

????旁边围观的人都好奇的打量袁巧云,她的身材修长,宽袍大袖遮住了身体的曲线。得益于林霜给她画的粗眉与稍稍上挑的眼线,让她看上去有种冷傲的中性美,站在沈钰和林霜旁边,别人也分辨不出她是男是女,但她的声音清脆,一说话便暴露了性别,只有长兴侯没听出来。

????袁巧云笑着施礼道:“多谢侯爷谬赞,袁某自知才疏,不敢去皇宫献丑。”说完脸色一变,突然捂着嘴扭身跑出去。

????尹开济吓的脸色煞白,慌慌张张的追了出去,留下柳施诗站在一旁干瞪眼。

????“这是……”大家都发现不对劲了。

????“袁公子晕船。”沈钰开口解围道。

????“竟不知沈案首琴技如此高超……”一群人都围着沈钰说话,林霜趁机向长兴侯使眼色,让他到一旁去说话。

????“本侯接到柳姑娘的请柬,想着中秋节嘛,呆在府中也是面对他们那群傻的……”长兴侯跟在她后面一边走一边解释,林霜回头瞅他一眼,他的声音便虚了。

????“侯爷真厉害,能得南市楼花魁柳施诗的青睐,您是在向我炫耀你收到了请柬吗?”林霜故意讽刺他。

????“怎么会,本侯跟她可不熟,他是尹开济的情人,君子不夺人所好,本侯怎么会染指她呢,哈哈。”

????林霜要笑不笑的盯着他,根本不相信“哼,你之前还说看重自己的名声,我看你跟南京这些道貌岸然的官员学坏了,也不知道南京的小姐们知道侯爷与南市楼姑娘交好,会作何想法呢?”

????长兴侯脸色一变,严肃道:“七小姐,你可不能污蔑本侯,本侯找柳姑娘问话,是为了公事。”

????林霜后背倚在栏杆上,双臂抱胸,一派审问的口气:“什么公事要问南市楼的姑娘,我虽然年纪小,却不是傻子,明日我去问问我那些姐姐们,让大家一起分析分析。”

????长兴侯顿时慌了:“七小姐,你你不能这样,本侯婚姻艰难……”

????“哼哼,休要糊弄我,你就是学坏了!金粉温柔乡果然堕人志气。”

????长兴侯这回是碰到不讲道理的了,他哀嚎一声,凑到林霜的耳边小声道:“本侯查案子呢,贼匪的事你忘记了?”

????林霜狐疑的眨眨眼,长兴侯焦躁道:“具体不能向你透露太多,本侯在查一个大案子,牵扯几代人的事,你可别说出去了。”

????此话印证了沈钰的猜测,林霜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问:“是跟智慧道长有关吗?”

????长兴侯脸色一变,沉声道:“为什么这么问?”

????“本朝从开国到现在才几代人?智慧道长名气那么大,又与允文帝失踪有关,说到前几代的大案子,全天下的人都能想到是跟他有关啊。”

????“你若不想惹麻烦,以后不要打听他的事,明白吗?”

????林霜撇嘴:“我看过他很多书,是他的书迷,越是了解,越是觉得这个人神秘有趣,他的经历太奇特了。”

????“也很危险。”长兴侯警告她。他长得太高,与林霜小声说话时一直弯着腰,想了想又释然道:“不过你也打听不到什么,那都是陈年旧事,能接触到一手资料的人早都死光了。”

????不还有一个卓老头么,林霜只敢在心里嘀咕,可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个人,不然他真有可能会翻脸不认人的。

????“你身上什么味?”长兴侯像条大狗似的耸着鼻子问。

????“什么味?”林霜提起袖子闻了闻,突然想起挎包里还塞着一个油纸包的月饼。

????“月饼吃吗?我娘做的,里面是酸菜馅。”

????“月饼还有酸菜馅的?”长兴侯狐疑的接过去,打开纸包闻了闻,试着咬下一口,“咦,味道还不错!”

????林霜见他吃的香,想起那年他给陈二小姐订了一个箩筐那么大的月饼,本来是要给新婚妻子一个惊喜,谁知陈二小姐却死了,如今他还孤身一人,有时候这命还真是不信不行。

????“侯爷,我听说有人给您说亲,是武靖伯的侄女,您怎么拒绝人家?”林霜转换话题问。

????“你也听说了?”长兴侯立即来了兴致,侧身倚在栏杆上,两眼放光,“你认识那位小姐?”

????“那当然,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性格爽朗,不输男儿,而且对您还挺有好感呢。”

????“哎呀,哎呀,”长兴侯挠着后脑勺,在甲板上烦躁的走了两个来回,“就因为是好姑娘,本侯不能害了她。”

????“您也太患得患失了,总不能因为前头出过事,后面您就不结婚了吧,照您这么担心,那得找什么样的女孩才放心?”

????“你这样的,”长兴侯脱口而出,然后掰着手指头数给她听:“运气好,命里自带贵气,能消灾解难破解煞气,能化解天煞孤星之劫。”

????林霜嘴角抽了抽,“那得去哪找,这么好命的早进宫当娘娘去了,哪还轮得到你?”

????长兴侯被噎了一下,大眼瞪她:“会不会聊天?本侯好歹也是出身贵族。当娘娘有什么好,皇上三宫六院,雨露均沾,可做本侯的娘子就不一样了,本侯只娶一个,身家性命都给她。”

????“那赵姐姐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了?”

????长兴侯悲伤的摇摇头:“宋顺儿去算过了,那位赵小姐青春活泼,看着身体是挺好,只是八字不够硬,只怕本侯无福消受。”

????“宋顺儿也来南京了吗?”林霜对这个人记忆犹新,遇匪那次他想把林霜留在长兴侯府镇宅,要不是长公主出面,还不知道伯府和长兴侯府会不会闹起来呢。

????“他是侯府大管事,有人给本侯说亲,他自然要来操持。”

????林霜撇了撇嘴,心想宋顺儿是你妈呀,操这么多心。

????正说着,沈钰终于脱身,找着机会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