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了数,一共两百三十六具保存完好仍未腐烂的尸体。shubao22_la

????阴地是个绝佳的养尸地,埋葬在阴地的尸体不会腐烂,时日一长就会被养成荫尸。

????同时,阴地困住鬼魂不得转世投胎,所以尸身没有被破坏的镇民鬼魂便又钻回躯壳中,等着来日修成僵尸,继续为祸人间。

????届时,初级场就会升为中级场甚至是高级场。

????宿江举手:“还有男主人,晏哥,你忘了数。”

????高晏回头,看到终于产生害怕情绪的男主人,轻飘飘说道:“差点忘了,那么一共是两百三十七具尸体。”

????男主人的头颅和身体一样开始僵硬,艹,这玩家到底想干什么?

????“知道怎么做串串吗?”

????不仅知道还吃过,老实说味道很不错,但是把游戏场尸体串起来还是头一遭。

????高晏:“这儿竹竿还挺多,估计就是方便驱赶乌鸦群才准备的吧。”

????草坪旁边有个角落正堆放许多根长长的竹竿,竹竿上还沾着干涸的黑色污血,高晏让其他玩家将尸体分别绑在竹竿上,一个又一个的,远点儿看还真像串串。

????短发女:“竹竿不够。”

????高晏:“那就分批来,先把其他的尸体绑起来扔到客厅里,再去将地下室的拉胡天神神像请出来往它们面前摆,镇压住,让它们乖一点就好。”

????园丁玩家颇为热情,指挥着队友挥洒汗水,仿佛这是他们精力无限的青春,反正干得是热火朝天,特别兴奋。

????金发男和瘦个儿在帮忙制造尸体串串的同时,不由好奇之前瞧见的女孩,那名五岁大的孩子,高晏和褚碎璧两人亲生的孩子。

????在搬动尸体的时候,金发男用蹩脚的中文问高晏:“你的孩子呢?”

????高晏正跟宿江说话:“什么?等会儿我们去搬拉胡天神神像就可以――你刚才说什么孩子?”

????金发男比划着:“那个女孩子,五岁大小。”

????高晏恍然大悟,知道他指的是阿苏罗,于是说道:“她不是我的孩子。”

????金发男表示理解:“我们都懂,明白你的牺牲,不过你把她藏在哪里?我们保证不会说出去,让她出来吧。”

????“?”高晏挑眉,听不懂金发男说的话,但看他连中文都不太会说便估测是用错词了。

????于是他解释道:“她确实不是我的孩子,不过她很安全,你可以放心。”

????金发男耸肩,好吧,安全就好,反正那个秘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摆到台面上来说。

????“我们理解你,理解万岁。”

????高晏:“……谢谢。”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微笑感谢就行了。

????玩家们花了一天时间,利用铁锹将别墅整个草坪都翻了个底儿才把所有尸体给挖出来,随后又搬到客厅来储存着。

????忙到此时,天色已暗,不再适合继续工作。

????于是大伙儿便停下来,围坐在一起吃完晚餐,聊了会儿才各自回房休息。

????忙活整天,若不是游戏场同时提高玩家的体能,估计这会儿都得倒下去。因为太累,所以夜里连婴灵的啼哭声都听不到,一觉无梦到天亮。

????天一亮,吃完饭继续昨天没干完的活。

????乌鸦群又停在了草坪上,但这次找不到任何的尸体,它们绕着别墅盘旋一圈后才不甘心的飞走。

????乌鸦群一飞走,别墅的门窗便立刻打开,玩家们按照高晏的指示将串满尸体的竹竿插|进草坪。

????一共三十六根长竹竿,每根长竹竿上绑着至少三具尸体,好在尸体虽被阴地滋养得还算完好,但重量还是比常人轻了一半,否则这竹竿也立不起来。

????三十六根竹竿,108具保存完好的尸体,被绑在竹竿上竖了起来,圈满整个别墅的草坪,这场景简直蔚为壮观。

????反正是玩家们这辈子都见识不到的壮景就对了。

????短发女收回目光,对高晏说道:“你是想让乌鸦群吃掉这些尸体吧?”

????她记得高晏说过乌鸦群曾经吃过婴尸腐肉,沾染怨气,同婴灵有共情作用,因而对别墅草坪底下的尸体也有着很深的憎恨。

????现下,高晏将草坪底下的尸体都挖出来绑在竹竿上成了串串,于乌鸦群而来就是摆到餐桌上的丰盛美食,还省了它们刨开草坪的步骤。

????但是有一点短发女不太明白,她询问道:“刚才乌鸦群也来了,为什么不把尸体扔出去?”

????“因为它们还没有醒过来。”

????众玩家不解其意:“什么意思?”

????高晏:“……诚邀您于死亡的第六天参加盛宴。男主人以玩家的血肉作为食材,替第六天的宴会做准备。第六天的宴会,存活下来的玩家需要躲避在房间里以免被他们盯上。这里的‘他们’指的就是草坪底下埋着的尸体,也就是镇民。镇民是被邀请的客人,于第六天睁开眼睛,从地底下爬出来,为生人的血肉而狂欢。”

????……艹!太几把恶心了,这群镇民果然是一无是处的垃圾。

????活着的时候祸害无辜的婴灵,死了,因阴地之故成为类似于行尸的东西,便继续控制着男主人替他们攫取生人的血肉,等到第六天醒过来就从地底爬出来享受。

????高晏:“他们在第六天醒过来,让他们眼睁睁看着与婴灵有共情作用的乌鸦群吃掉身上的肉,不是更有意思吗?”

????没有意识的被吃掉,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所以还是要活生生被乌鸦群啄食掉身上的血肉,在无尽的恐惧中偿还曾经犯下的罪孽,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闻言,众玩家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在高晏轻飘飘甚至称得上是温和的语气中,感到置身于深海的胆寒。

????眼前名为高晏的青年,表情温和,实则手段狠厉至极,却莫名让他们从心底深处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感。

????恐惧和快感同时存在,逐渐就让快意压倒了恐惧,他们也开始期待醒过来的镇民发现自己被捆缚于竹竿上,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乌鸦群啄食干净的画面。

????男主人的头颅还有意识,就摆在桌上,正对着能看到草坪的窗户,他‘啊啊’地叫着,觉得眼前这群玩家简直就是疯子、神经病!

????他的身体也被串在了外面,而且是在最显眼的位置,估计到时候会是第一个被吃掉的串串。

????拉胡天神神像已经被搬到客厅处,就摆放在剩下来的尸堆面前,男主人正是慑于神像只敢‘啊啊’乱叫。不过在神像面前,男主人还敢开口,那就说明神像的威力已被符文和阴地压制得所剩无几。

????届时,荫尸全部醒过来,神像不一定压制得住。

????男主人因此而心有凭仗,还兀自在那儿打着小算盘,以为有机会逆风翻盘。

????说他是垃圾中的弱鸡,弱鸡中的弱智,半点儿也不夸张,高晏像是会给敌人留一线生机的人吗?

????不,他不是那种人。

????相反,高晏可能只会选择用手电筒的光线假装是一线生机,给敌人希望又当着面儿掐断,既恶劣又记仇,十分难缠。

????于是高晏当着男主人的面儿,掏出三根佛香祭拜拉胡天神神像。

????那三根佛香还是从观落阴游戏场里面带出来的,于祭鬼、神、妖邪等物皆有妙用。

????拜完之后,高晏对男主人的头颅说道:“我说整死你们,你还当我开玩笑不成?”

????男主人讷讷瞪着高晏,彻底被恐吓得失语。

????三根佛香祭鬼神,神像既在,哪容得了鬼怪妖邪放肆。

????游戏场的第五天,阴雨在五点钟的时候就开始下,比前面四天提前两个钟头。

????夜幕降临,八点钟的时候,婴灵的哭泣便绕着别墅若有似无的响起来,不再出现于玩家的梦境,而是在现实中啼哭。

????起先是猫儿似的音量,随着时间的消逝,啼哭声越来越尖锐恐怖,围绕着别墅自四面八方笼罩住,恨不得破开屏障涌进来的婴灵们,估计就全都在别墅外头徘徊。

????愤怒、哀伤、痛苦和仇恨,啼哭声层层叠叠,如掀起来的海浪逐层堆高,其中挟裹着可怕的负能量也在感染着玩家的情绪。

????玩家们不由自主的感到低沉,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竟然已经开始掉眼泪。

????园丁玩家是个光头男,长相颇为粗犷,放外头就是大哥形象,此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形象反差实在太大。

????不过现在没人嘲笑他,因为其他人也不好受,连看着颇为坚强的短发女都用手掌捂着脸痛苦地哭道:“我想起死在前几场的朋友,我们走过三场初级场,结果没能走过第四场,她死在里面……”

????其他玩家也在絮絮叨叨,发泄着心中的压力以及对狗比游戏的不满。

????高晏抗压能力一向比较强,婴灵们的啼哭最多让他觉得有点儿不开心,影响不大。

????褚碎璧神色如常,要不是高晏没打算回房,估计他早就去睡觉了。

????倒是年纪最小,看着也最吃不了苦的宿江,脸上笑嘻嘻的,竟然还能贡献出肩膀给哭得特别伤心的玩家靠。时不时安慰一两句,当个逗哏的,脱口而出一两句笑话提高玩家们的情绪。

????情绪低沉的情况持续两个小时,玩家们逐渐适应并稳定下来,但也不复此前高昂的情绪,而是各自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不说话。

????宿江打了个哈欠,跑到高晏旁边的沙发上窝下来,“我先睡会儿,有情况再喊我。”

????高晏靠坐在宽大的座椅里,闻言便懒散的应了声,随后又见宿江还没睡不由询问:“听到啼哭声,你不难过?”

????宿江睁开眼,迟缓四五秒才回答:“不难过呀。负面情绪而已嘛,我习惯接收和处理负面情绪了。”停顿片刻,他迟疑着询问:“晏哥,你难过啦?负面情绪可大可小,有问题就要及时倾诉――”扭头就冲褚碎璧喊道:“晏哥伤心了,您有空就趁现在赶紧把晏哥抱怀里安慰!”

????言罢,迅速躺下,三秒入睡,以行动表示他真的没空,只能让褚碎璧代劳好好抚慰高晏空寂的内心。

????宿江单薄的背影和倔强的后脑勺,仿佛是在诉说一个为家庭操碎心的儿子的无奈和心酸。

????高晏:“……”倒真是苦了儿子。

????褚碎璧:“抱一抱?”

????高晏:“不了,谢谢。”

????褚碎璧笑了声,摘下一边耳机递给他:“听听。”

????高晏犹豫一瞬,接过耳机塞到耳朵,听到里头悠扬的轻音乐,仿佛是听到春日黄鹂鸣叫,看到露珠自花瓣坠落而晨光于云端洒落的一幕,心情慢慢舒缓,甚至是有了些困意。

????褚碎璧低声说道:“睡会儿吧。”

????高晏抬头看了眼褚碎璧,后者站在他的身旁,因为耳机线的一端在他这儿,所以得倾身弯腰,站久了恐怕就不太舒服,但褚碎璧没有就此说什么话。

????座椅是单人座,但颇为宽敞,于是高晏向旁边挪出个空位来:“坐下来吧。”

????闻言,褚碎璧看向高晏,以他站着的角度瞧不清楚高晏此时的表情,但是看得见微红的耳朵尖儿。

????褚碎璧满足的眯着眼睛,坐了下去。

????座椅虽宽敞,但坐下两个大男人却还是显得拥挤,难免出现肩膀挨着肩膀,大腿贴着大腿的情况。

????褚碎璧难得不骚,真暂时从良当个人,便就在高晏耳边说道:“先休息会儿,到时间我再喊你。”

????高晏眼睛睁不开,干脆闭上去,听到褚碎璧的话,轻应了声便睡着。

????褚碎璧等他睡得深了些就轻轻的将他的脑袋拨到自己肩膀上,静静地看着高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地一声,午夜钟声响起,游戏场第六天到来,玩家在一瞬间紧绷神经,警惕地瞪着客厅被绑成粽子的荫尸。

????同一时间,婴灵们和镇民的尸体开始躁动。

????啼哭声更为尖锐,犹如千万根针扎到玻璃上,密集地刺耳的声音不绝如缕,接着就是地上的尸体开始动弹。

????先是手指僵硬的抽动两下,随后就是眼睑在动,从局部到全身,一具尸体爬起来,两具、三具……无数具。

????荫尸爬了起来,意识逐渐回笼,本想一如既往那样先恐吓人类玩家,接着开盛大的宴会,享受新鲜的血肉狂欢。

????结果刚想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跟昔日的邻居一起被绑成一串串,而昔日为盘中餐的人类玩家们正端坐一旁,或饶有兴致、或冷笑地盯着他们。

????众荫尸:??今年换新花样玩了吗?

????时间一到,高晏就被褚碎璧叫醒,看到荫尸们:“醒了?”

????“吼――”

????荫尸不会说话,只会发出野兽似的嚎叫,它们冲着高晏和玩家们愤怒地嚎叫,试图挣脱身上的绳子。

????高晏打了个响指:“推过来。”

????园丁男和他的队友们跳起来,嘿嘿笑着将辟邪挡煞的拉胡天神神像推到荫尸面前――

????怒目凶相,恐怖怪诞,名为天神,实为吞吃众小鬼的夜叉,真正的恶鬼之王,天狗抱月之神。

????“吼――鹅!!!”

????嚎叫到一半突然被吓出鹅叫,喉咙像被只大手狠狠扼住一般,吓得瑟瑟发抖压根不敢再乱吼乱叫,趴伏在地板上不敢动弹。

????男主人的头颅满脸生无可恋,他已经被恐吓了一整天,虽说现在已经免疫但也完全失去希望,坦然面对命运。

????别墅里安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别墅外头被绑在竹竿上的荫尸怒吼以及婴灵们的啼哭如潮水,包围住整栋别墅。

????高晏轻笑了声,打破死寂般的安静:“我知道你们都有意识,毕竟都吃了那么多生人血肉……恐惧、愤怒和扭曲的兴奋,情感还挺丰富。估计再经两轮游戏场,吃够生人血肉,你们就该成僵尸,不怕婴灵和神像,不必受因果限制了。”

????荫尸们确实听得懂高晏的话,不过他们才刚醒来,并不清楚高晏这群玩家有多神经。

????因此虽匍匐于地,心里却在等白天到来,等神像对他们的影响降低,到时就可以直接撕掉玩家们的肢体再吃个干净。

????荫尸的心思,还真瞒不过在场玩家的眼睛。

????高晏:“话说回来,我好像还没正式自我介绍吧?”点点头,他自我介绍:“我是新聘请的宴会设计师。”

????然后呢?没了?

????荫尸们颇为愤怒,没有名字说个吊?!它们要记住名字,往后到中级场再报复回来!

????高晏:“我设计的宴会主题是生吃肉串。”

????荫尸们:什么鬼宴会主题?

????男主人头颅:别问,问就是肉串。

????高晏很谦虚:“鉴于我第一次设计宴会主题,所以就请你们先观看,觉得不错的话,我们就再继续。”他抬高音量,对着玩家们说道:“朋友们,开工!”

????话音刚落,宿江第一个跳起来:“我去拉开窗帘!”

????说完就兴冲冲跑去‘唰’一声拉开窗帘,同时间,短发女和她的队友也拉开其他窗户的窗帘。

????园丁玩家则打开电灯总开关,轻微响声过后,十几发大功率灯泡齐刷刷亮起,将整个别墅以及草坪照得亮如白昼。

????草坪上108具荫尸的怒吼在瞬间停止,连绵不绝的哀泣啼哭也在一瞬间静止,空气变得格外安静,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

????“…………”

????荫尸和婴灵们似乎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一时半会儿全被震撼住,压根没反应过来。

????高晏看着时间,喃喃说道:“应该快了。”

????乌鸦群很快就会被腐尸吸引过来。

????短发女:“不是说阴雨天,老鸦归巢?而且还有强光照射,它们会来吗?”

????“一定会来。”高晏说道:“鸟类虽惧强光,厌恶阴雨,但是婴灵环绕,还见到荫尸,产生的怨恨足以操控乌鸦群不惧强光和阴雨。”

????气氛没有平静太久,不过两三分钟,婴灵啼哭突然爆发,如山洪海啸,更为可怕。

????这回的啼哭带有强烈的攻击性,导致玩家头痛欲裂,连带高晏和宿江都难免被波及。

????正在众人头疼之际,一段古怪奇诡的语调于众人脑海中响起,似吟似诵,似远古祭祀的乐曲,刹那间便让玩家们免于婴灵攻击的困境。

????那段古怪的语调出自于褚碎璧,除了高晏,没人察觉到,玩家以为是拉胡天神救了他们。

????迎着高晏的目光,褚碎璧戴上耳机并低声笑道:“继续呀,小朋友。别怕,我在你身后。”

????怎么造作都可以,他就是最强硬的后台,凡事都能兜住。

????高晏心里涌起怪异的感觉,那是有所依靠的安心,有人撑腰的感动。有人愿在他身后,注视着他,放纵他作天作地,然后不讲求对错的护着他。

????这让从小独立的高晏动容,心口渐渐软化,他‘嗯’了声,道声谢谢,然后清了清嗓子,重新看向窗外,瞥见炽亮灯光的一角被挡住,立时向前一步。

????金发男和瘦个儿最靠近窗口,率先见到外头的变化,不由惊呼:“乌鸦群来了!”

????玩家们挪到窗前,因窗外亮如白昼,所以视物没有任何障碍,清楚地看到一只乌鸦落在竹竿顶端。

????下一秒,这只乌鸦的身后喷涌出无数只乌鸦,铺天盖地竟也把炽亮的灯光遮挡住,草坪重新陷入黑暗。

????不过两三分钟,乌鸦群分开,铺向竹竿上的荫尸,密密麻麻啄食腐肉。

????细细索索的嚼食让人不由想到蠕动的虫群,瞬间恶心得头皮发麻。

????荫尸逐渐衰弱下来的吼声,乌鸦群的进食以及愈发亢奋的婴灵啼哭,谱就诡谲的乐曲,适用于人间炼狱的乐曲。

????高晏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诡谲的一幕,褚碎璧站在他身后,无喜无怒,情绪如平静的死水,并无起伏。

????倒是短发女、金发外国男这些玩家看得既惊恐又觉得刺激兴奋,从没有哪个游戏场像现在这样,让他们产生一种完全掌控全局的畅快感。

????突然,一只乌鸦撞到玻璃上,吓了玩家们一跳。

????待冷静下来才发现外头的荫尸竟已经被吃干净,而此时天色微亮,不知不觉过去了四五个小时。

????乌鸦群吃光荫尸却不觉得饱腹,婴灵们的怨恨也没有那么快就消除,所以它们转而盯上别墅内的荫尸。

????玩家们意识到这点,沉默片刻,不约而同转身看着缩成一团的荫尸。

????荫尸们:“……”艹!不玩了!

????“既然没有结束,那就得遵循游戏场的规则,继续玩下去啦。”短发女双眼放光的说道。

????其余玩家表示十分认可。

????他们打开大门,将荫尸们拖起来扔出去,乌鸦群很给面子,没有直接冲进客厅,而是在草坪上排着队等待扔出来的荫尸。

????天光大亮之时,玩家们累得差点瘫倒在地。

????草坪上累累白骨,颇为刺目。

????阴雨没有如同前面五天那样在天亮之时就停,而是连绵不绝的下着。

????乌鸦的鸦羽沾了雨水,已经飞不起来,于是纷纷停在别墅的屋顶、围墙上,森冷地注视着剩下来的玩家。

????园丁玩家:“卧槽,它们盯着我们干嘛?不会食髓入味转过来盯上我们了吧?”

????短发女迟疑:“应该不是,乌鸦食腐。”

????话虽如此,她还是看向高晏。

????高晏:“它们在等地下室的干尸。”

????乌鸦群跟婴灵共情。

????众人恍然大悟。

????高晏:“把地下室的干尸都运到小木屋那儿吧。”

????众人照做,收拾一番后便将装着干尸的箱子抱起,离开别墅,朝着小木屋而去。

????高晏和褚碎璧最后才离开,此时桌上还有男主人的头颅,他没有被扔出去。

????男主人的头颅喊住高晏:“我呢?把我也扔出去。”

????高晏讥讽地笑了声:“就算把你扔出去,乌鸦也不会吃的。你就继续待在这个空旷的游戏场,以一颗头颅……永远滞留在这里。”

????男主人的头颅不知道他口中‘空旷的游戏场’是什么意思,但就是莫名感到惊慌,他的身体没了,思维却还存在。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还不如被吃掉算了。

????男主人的头颅抱着这种想法,祈求高晏将他扔到草坪上,但高晏毫不理会地离开。

????乌鸦群注视着玩家们去往小木屋的背影,静静地伫立原地,如坚守的石像。

????褚碎璧穿过草坪,跨出大门,走出八-九米远,回头看了眼乌鸦群,随手做出个弹珠子的动作,便有一星阳火自指尖弹飞出去,落在一只黑得不透光的乌鸦身上。

????火焰无声无息的燃起,雨浇不灭,风也吹不熄,如燎原烈火将乌鸦群并草坪上的白骨尽数焚烧干净,却没有伤害到一株草、一片瓦。

????阳火燃烧起来的时候,乌鸦群没有一只躲避开,依旧静伫原地注视着小木屋的方向。

????阴地,本就是没有活物的,死物也不该存在。

????“两清了。”

????茉莉花串的报酬。

????一行人来到小木屋,没有乌鸦蹲守,他们畅通无阻,推开大门,里头便是数以千计的阴牌,震撼人心。

????玩家们将箱子摆在小木屋里,然后站在门口等待,细雨如丝,微风拂过,空气中竟意外有股清香飘来。

????高晏闻到这股清香,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是褚碎璧用阳火焚烧秽物,秽物燃尽时的味道。

????心念一动,高晏下意识朝别墅的方向看去,当然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多少猜得到。

????叮铃铃――

????小木屋内,阴牌无风自动,因碰撞而发出叮铃铃的声响,好似欣喜的嬉笑声。下一瞬,玩家们就真的听到木屋里传来孩童天真的嬉笑声。

????没有阴郁、怨恨、哀伤,这是玩家们自进入游戏场后,第一次感觉到婴灵们由心而发的欢喜。

????恐怕也是婴灵们百年来的第二次的欢喜,第一次的欢喜自是拥有了为它们塑造阴牌的朋友。

????玩家们感慨万千,向高晏和褚碎璧他们道谢:“我们通关那么多游乐场,这是第一次没有狼狈逃窜、死伤惨重的,反过来还把鬼怪都整死,也算是替死去的队友报仇。”

????这事儿拿出去吹,肯定能吹十年。

????头一次见到能把整个游戏场里头迫害玩家的鬼怪都给整死的,简直是天秀般的操作。

????褚碎璧轻笑:“那是你们没见过他把游戏场boss策反辞职,撂挑子不干了。”

????众玩家:“!!!”

????瘦个儿猛击手掌:“我看过这帖子,在论坛里,有人发帖说是某个玩家把游戏场boss给超度了,对方辞职不干,整个游戏场都给崩了!卧槽!我他妈以为这是楼主晋江小说看多瞎几把扯淡!卧槽――这是真的?!那个玩家是你?!”

????短发女惊叹:“我也看过那个帖子,帖子一发出来,底下嘲楼主嘲出两千多楼。”

????她没好意思说自己贡献了三十层楼。

????不知情的玩家被科普过后,如何震惊暂不可表,但此刻也都相信了。

????毕竟任何一个玩家估计是干不出挖出尸体串成串儿,引乌鸦群来吃干净这种事。

????高晏岔开话题:“你们要走了吗?”

????园丁玩家:“您呢?”

????本来要走的,但现在想沾点仙气,希望下个游戏场能碰到大佬一路躺赢。

????高晏:“晚点儿。”

????他看向木屋,听着里头婴灵们的嬉笑声,微微眯起眼睛――

????说好的要狠狠坑一把狗比游戏的,就眼下这种程度怎么拿得出手呢?

????配不上狗比游戏的逼格呀。

????玩家们不解高晏还要留在游戏场的意图,但聪明的没有过问。

????褚碎璧摩挲了下指腹,倒是一下子就猜出高晏想干什么,心情颇为愉快的想着,果然还得再努力,才能给小朋友撑腰。

????他美滋滋的想着,作天作地的高晏真可爱。

????“先超度。”高晏咧开嘴,笑容温和,略微灿烂了些:“把婴灵都给超度了,顺道看能不能净化这块阴地。”

????换句话说,还是要再毁一次游戏场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