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钥匙?”短发女不解地询问:“别墅里有地下室吗?”

????其他玩家一听,又见她表情不似作伪,便又看向高晏,等他的下一句话。shubao22.la

????唯独短发女性身旁同为园丁的男性玩家,在此刻将怀疑的眼神投给了短发女。

????高晏:“男主人丢了东西,盗窃者在你们之间的其中一个。”

????短发女不悦地说道:“男主人在污蔑我们,他本来就是无中生有,故意栽赃嫁祸然后等着弄死我们。我怀疑他才是游戏场boss,处心积虑利用游戏场不知名的危险杀死所有玩家。你居然还信了boss的鬼话反过来质问我?”

????她的语气里带上了不可思议和怒气,将玩家和男主人划分为两个阵营,利用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企图让高晏与玩家们对立。

????但玩家也不是没脑子,高晏才刚怼过男主人,因此他们不至于现在就立刻站定立场去敌对他。

????高晏轻声反问:“那你为什么要承认男主人无中生有的罪名?”他又看向同为园丁的男性玩家,再次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承认?”

????园丁玩家是个光头,面相颇为憨厚,他听闻高晏的问话本想回答却忽然顿住,显然他此时才意识到昨天为什么要承认罪名。

????他明明就没有盗窃,即使否认了,那也是事实情况,男主人根本不可能将他赶出别墅。

????因为游戏场在某些情形下维持的诡异而又绝对的公平性,令游戏场的鬼怪或者boss不能无缘无故地破坏玩家通关的基本因果。

????譬如,玩家必须在游戏场中心才能通关是最基本的因果,鬼怪boss不允许在没有缘由的情况下将玩家驱赶出游戏场中心。

????因为它破坏了最基本的因果。

????所以,如果园丁玩家真的没有盗窃,那么男主人威胁要将他赶出别墅这个游戏场中心就不可能做到。

????但园丁玩家当时为什么会认下男主人的罪名?为什么会屈服于男主人的威胁?

????园丁玩家回想昨天白日里发生的事情,猛然脸色剧变,扭头瞪着短发女,面目颇为狰狞。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因为当时你突然从背后跑出来,撞到了我,导致我打碎摆在楼梯口的青花瓷。恰好男主人出现,还没开口你就先道歉,说我们不是故意打碎青花瓷,如果要赔偿就从工资里扣除。接下来就是男主人要我们赔偿,否则就赶出游戏场。但是――”

????他提高嗓音:“男主人在关于打碎青花瓷的赔偿款项上语焉不详,重点是指责我们偷盗东西!我当时被你误导,又被威胁赶出游戏场,心慌之下没有多想。而男主人提到偷盗是为了让游戏场承认基本的因果,他本来就想玩家都死绝,所以顺水推舟多提了句打碎青花瓷把我牵扯进去。”

????“然而事实上,真正把我牵扯进去的人是你!你才是真正偷盗东西的玩家!”

????园丁玩家想通一切后,极其愤怒。

????打碎青花瓷,即使他坚持不赔偿,男主人也不可能真的将他赶出别墅。

????但是当时他扮演着保洁员的身份,又对可能是boss的男主人心怀恐惧,所以下意识先认错,没有反抗就同意更换身份,从保洁员变成园丁。

????眼前的短发女偷盗了重要的东西,必然是通关的关键线索,触及基本因果,男主人可以将她赶出去。

????结果短发女得了好处的同时,还把他给拖下水!

????谁都知道园丁驱赶乌鸦群有多危险,一不小心下手重了打死一只乌鸦就会被群起而攻之。而且要不是高晏提醒,他们可能会因为恐惧而失手。

????短发女丝毫不心虚,也没有露怯,而是耸肩说道:“你们现在是想冤枉我,我无话可说。”

????短发女的队友还有一个人,他站在了短发女的身后,默默支持着队友。

????园丁玩家这一队刚刚才死了个队友,就是被冰箱分尸的长发女。此时还剩两人,自然与园丁玩家同仇敌忾。

????而金发男和瘦个儿,因为跟高晏他们交换过线索,所以暂时性的站在高晏这边。

????“证据确凿,你还不承认?”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来诈我。”短发女耸肩,嗤笑着说道。

????高晏点头:“就是在诈你。”

????“什么?”短发女脸上嘲讽的笑僵硬住。

????高晏:“我本来只是有点怀疑你,毕竟你们这一队从昨天就开始试探其他玩家,警惕性很强。而且昨天死的两个人都是你们这一队,然而你们没有表现得很悲伤,说明你们是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当然队伍里死了两个人也使你们有了比较大的危机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没有偷盗通关的关键性道具,怎么可能会认下罪名跑去当危险性很大的园丁?除非拥有值得去冒险的利益。”

????短发女收起嘲讽的笑:“我也打碎了青花瓷……如果真正偷盗东西的人是他呢?”

????她指向园丁玩家。

????高晏:“真正打碎花瓶的人是他,你只是撞到了他,你为什么要认?助人为乐?”

????“……”

????短发女语噎。

????除了他们这一队的两个人,其他玩家都站在高晏这边。

????当然只是暂时性的,毕竟他们的目的都是地下室以及钥匙。

????短发女沉默半晌,终于颓然问道:“你怎么确定我就偷的是地下室的钥匙而不是其他?”

????“猜的。”

????玩家们无语,并不相信,只认为高晏是不想说。

????但高晏确实是猜的,他想起褚碎璧之前说的,许多个现实事件中的某些相似处组合成一个游戏场。

????而拉达村失踪的一家六口,在冰箱里发现了女佣的尸体,在地下室发现六口人的尸体。既然冰箱里验证了失踪的女佣尸体,那么别墅里应该也有个地下室。

????所以,高晏真的是猜的。

????但玩家们就是不肯相信。

????高晏不打算解释,他就看着短发女,淡漠地说道:“你看,我们要不要合作?”

????“合作?”

????“别墅就那么大,要找到地下室入口很简单。同样,镇子上那么大,总归能找到开门的工具,不一定需要钥匙。”

????短发女思考了一会儿,反正所有玩家都知道钥匙在她手上,他们这队就剩两人,肯定保不住钥匙。

????这样,倒不如大伙儿都进地下室,大不了不要奖励。

????“好。”

????园丁玩家那一队本来不肯,想要独占地下室钥匙,但其他玩家也不乐意,双方僵持不下。

????这时,褚碎璧说道:“你们就那么确定地下室藏匿着‘失踪的朋友’?”

????高晏笑了声:“我也很好奇,你们争得头破血流,要是地下室什么东西都没有岂不是很尴尬?”

????“……”

????褚碎璧再补了句:“你们已经知道‘失踪的朋友’是什么人?”

????“……”不知道。

????僵持的双方已经开始感到尴尬了。

????高晏拍拍手:“行了,一起去吧。”他看向短发女:“带路?”

????短发女点头,而园丁玩家及其队友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

????一行人共十个人,由短发女带领朝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此时,被塞进冰箱中的男主人挣扎着爬出来,怒气冲冲地跑出来寻找玩家,见没有人,忽然就想到地下室,脸色剧变,匆忙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跑去。

????地下室的门藏得非常隐蔽,就在楼梯底下的杂物间里头。

????一般人不会想到杂物间里面居然还有通往地下室的门,短发女能够找到地下室的门并且偷走男主人的钥匙,说明她本事不小。

????搬开杂物间角落里一个巨大的纸箱,墙面上出现一扇一米来高的防盗门。

????单凭斧头等工具绝对砍不开,除非是钥匙或电锯。

????短发女从鞋子里掏出钥匙对准钥匙孔,拧转两下,‘咔哒’一声,门开了。

????拉开门,底下是一条漆黑的楼梯,短发女伸手往里头摸索片刻,触摸到了开关便按下去,昏暗的灯光亮起来。

????短发女:“我家有栋带地下室的别墅,门就设置在杂物间里,里头可以藏些值钱的东西,小偷一般找不到门。”

????高晏挑眉:“别墅?”

????短发女:“当然。我还有栋楼,不过租出去了。”

????众人:艹!都那么有钱了干啥玩意儿掺和进垃圾游戏?

????短发女看懂众人脸上的意思,恼羞成怒道:“我有得选吗?垃圾游戏强制我进来的!”

????哦豁!垃圾神明还仇富,果然是垃圾。

????还背着房贷的高晏表示不想说话,褚碎璧这头老畜生见缝插针推销自己,便就在高晏耳边小声说:“我有好几套房,存款够买两栋高楼,就在穗海市市中心那儿的地段,两栋高楼,连地皮都可以买下来。”

????高晏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哦。”

????应完声,他就跟在众人身后走了下去,背影显得无情又冷漠。

????褚碎璧内心叹息,小朋友怎么就不动心呢?怎么就不肯住进他家的户口本儿呢?

????宿江来回看着两人,也跟着无声地叹息,这俩谈得怎么就让他那么着急呢?

????表白,床上滚两趟,确定关系,恋爱是多简单的事!

????众人往下走,来到地下室,地下室大概有四十平方,两个卧室的大小,而且没有堆放太多杂物,所以一眼就能看到全貌。

????地下室的墙壁上刻满奇怪的符文,正对面的一面墙壁摆放着神龛和桌子,桌上放贡品,而神龛摆着一具怒目凶相且只有上半身而没有下半身的乌黑色神像。

????玩家不认识这尊神像,登时有些惊恐的后退,害怕这是尊邪神。

????高晏恰好认识这尊神像:“拉胡天神,也叫天狗抱月之神,是阿修罗道佛教守护神,可辟邪。”

????拉胡天神是泰国佛教的天神之一,供奉它可以辟邪挡煞。虽为天神,实为夜叉,所以神像看上去恐怖怪诞。

????褚碎璧望着布满了整个墙壁的符文,半晌后说道:“应该是遏制天神的符文。”

????拉胡天神可辟邪挡煞,而整栋别墅甚至是整个镇子都是阴地,如果不用符文遏制天神的能力,恐怕一些脏东西就不能出来作怪了。

????“没有人,也没有尸骸,连疑似骨灰的东西都没有。”

????“说明我们要找的‘失踪的朋友’不在这里。”

????玩家们很失落。

????他们还有三天时间,但是第六天在别墅里举办的宴会,显然就不是他们可以出现的时间。

????换句话说,他们真正剩下来的时间是两天。

????两天时间里,他们连真正的boss到底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宿江贴着墙壁,看到堆在角落里的箱子便坐了上去,发现还挺坚固就往后挪,重心都放在后面,结果下一刻忽然就失去重心,整个人都摔进箱子里。

????与此同时,一根干枯的手臂突然伸出来,出现在宿江的面前。

????宿江见状,瞪大眼睛:“艹啊!!晏哥救命!”

????火烧屁股上似的,宿江像只灵活的猴子般猛地跳起来,而那只干枯的手臂则挂在他的脖子上。

????当宿江跳起来时,手臂连带整具干尸都背在宿江的背后,看得在场众玩家心惊肉跳不已。

????宿江侧过脸就跟一具干尸面对面,脸贴着脸,差一点儿就能吻上去。干尸空洞的眼眶中掉下一条小虫子,落在他的肩膀上,宿江翻着白眼,猛然扯下背后的干尸来了个过肩摔砸到地板上。

????‘砰’地一声,溅起灰尘无数。

????宿江捏死了肩膀上的小虫子,表情狰狞:“老子当年扛西瓜刀砍架的时候,你个鳖孙还没死呢。吓不到我!”

????高晏踏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慢悠悠地看向地面那具干尸。

????这是具成年男性干尸,身上穿着有点儿破烂的白袍,脖子上挂着佛教法器,手腕上还缠着一块佛牌。

????显然他生前是个佛教修行者。

????高晏心念一动,看向墙角处的几个纸箱子,数了数,一共六个。

????“我们要找的‘失踪的朋友’,就在那六个纸箱子里。”

????所谓‘失踪的朋友’,其实就死在别墅的地下室里。

????众玩家看了眼地上的干尸,确定不会突然诈尸后才慢慢走向纸箱子,试探着打开,在里面见到一具儿童干尸。随后打开另外四个纸箱子,里面都是干尸。

????两具成年人干尸,应该是夫妻。四具是属于孩子的干尸,两具儿童,两具分别是少年、少女。

????一家六口,当初搬进别墅,后来突然失踪的六个人。

????“这就是‘失踪的朋友’?”园丁玩家开口发出一连串疑问:“找到‘失踪的朋友’了,我们这算通关了吧?”

????“应该是吧。”

????除了高晏和褚碎璧确定‘失踪的朋友’指的就是曾在别墅居住过后来又突然消失的一家六口之外,其他玩家并不太能确定‘失踪的朋友’的身份。

????他们忽然想到这一点,于是沉默下来。

????金发男和瘦个儿虽然拿走木屋里的签文,但他们不认识泰文。

????这时候,短发女说道:“我们之前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曾经在阁楼上找到一台DV机。DV机里拍摄到别墅里的一家六口人包括女佣,但是在前面四十分钟里,视频里的成年人出现时,只有下半身。”

????众人诧异,但DV机里的内容也不能证明眼前这一家六口就是‘失踪的朋友’啊。

????高晏指出来:“谁在拍摄?”

????玩家们愣住,对啊,谁在拍摄?难道发布任务的人就是拍摄的人?

????【宝宝:我的朋友们不见了,能帮我找到他们吗?】

????短发女一字一顿的念出这句话,接着又说道:“我发现拍摄的角度很奇怪,一开始不明白,后来想到这句提示里的宝宝,我才突然想到可能就是一个小孩在拍摄,因为不够高度所以录像里基本都是来回走动的腿。”

????拍摄者是个孩子,而宝宝应该也是孩子,所以眼前的六具尸体就是宝宝要找的‘失踪的朋友’。

????众人沉默许久,死寂般的安静在地下室里头蔓延,忽然有人吞着口水举手颤颤巍巍地说道:“我看过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就在别墅对面不远处的小木屋门口。”

????“她……是不是就是boss?”

????可能,但不能确定。

????高晏突然好奇地问:“他们是怎么死的?”

????玩家们看向他,然后又看向地上的六具干尸,纷纷沉默。

????他们不知道干尸怎么死的,也根本不想知道,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是通关,根本不会在乎游戏背景。

????褚碎璧简洁了当:“饿死的。”

????“你怎么能确定?”

????高晏看他们的死状也不像是饿死的,藏在纸箱中被发现时还是打坐的姿势。

????“剖开他们的肚子看胃有没有被吃掉就知道了。”

????活生生饿死的人,在生前会将自己的胃吃掉。

????“那算了。”死者为大。

????其他玩家看他们游刃有余,好像认定这六具干尸就是要找的‘失踪的朋友’,不由好奇询问:“你们就确定是他们了?”

????“啊,确定。”

????金发外国男:“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游戏背景了?”

????“算是。”

????嘶――这才两天吧!他们就调查了那么多?!

????好像就是到镇子里走了一圈……难道镇子上有更多线索?更容易找到线索?

????可是线索最多的地方不是游戏场中心吗?

????玩家们不知道的是,游戏场确实是线索最多的地方,但它的线索直指最中心的通关提示而不是游戏背景。

????游戏场中心之外搜寻到的线索不过是能够还原游戏背景罢了,又不是通关线索。

????金发外国男惊讶:“我们昨天也去镇上找线索,但只知道木屋是座佛堂,里面摆放阴牌,供奉婴灵,怎么就找不到像你们这样齐全的信息?”

????高晏:“……”妈妈拒绝回答。

????褚碎璧轻声:“因为你们不是合格的母亲,婴灵不喜欢你们。”

????高晏猛地扭过头来瞪着褚老狗:“不准说出去!”

????凶巴巴的,像只漂亮的小黑豹。

????褚碎璧低笑出声,悄声哄着他:“好,不说出去,孩子他妈。”

????越来越不是个人了。

????――高晏冷静地想着。

????其余人没听到褚碎璧刚才说的话,见到这一幕,有些莫名的同时还觉得心口被插了一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

????高晏绕着地上的六具干尸走了一圈,最后停下来,看着刻满整个地下室的符文,以及正中间神龛里的拉胡天神神像。

????“我们同时找到六具干尸,按规则来说,大家都一样能通关,没有先后输赢的区别。”

????玩家们没有应声,但也知道他说的没错。

????此时,玩家之间竞争的关系解除,倒也没有了针锋相对的尖锐感。

????高晏:“但在通关之前,我还有件事情要做,希望你们能配合。”

????玩家并不想配合:“凭什么?”

????高晏想了想,说道:“比如整死垃圾男主人,再比如整死那些害死你们队友的鬼怪,再再比如,”他的声音和目光都变得非常温柔:“坑一把垃圾游戏。”

????“……”

????“???”大兄弟,你在说什么?

????“!!!”玩这么刺激?!!

????这番话戳中玩家心坎,撩着他们心底里蠢蠢欲动的叛逆,撩动着他们对游戏那一丝被压抑下来的愤恨,简直搔得心痒痒,根本难以开口拒绝。

????园丁玩家挠着光头问:“会不会被报复?”

????“规则之内,狗比游戏怎么能以权谋私来报复玩家?”高晏摊手:“我是文明人,不会破坏规则的。”

????破坏规则就拿不到奖励,他像是打白工的那种人吗?

????“行吧,只要不被报复就可以!”园丁玩家颇为兴奋,跃跃欲试。

????刚才死的长发妹子就是他队伍里的人,只要能报复游戏里的鬼怪、男主人,就算是替队友报仇了。

????至于坑一把游戏,那倒是不敢奢想。

????不过能坑一把,自然是非常好的。

????玩家只有被鬼怪玩命的份儿,哪有反过来报复鬼怪的时候?

????躲都来不及,被玩得像条狗似的,这会儿听说能报复回去,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也颇为期待。

????“那……我们也答应吧。”

????金发男和瘦个儿玩家同意。

????短发女耸肩:“我也讨厌男主人,他天天在我跟前唧唧歪歪,还想我死在乌鸦群里头,我当时就想,要是死了,反正都是鬼那就再弄死男主人。”

????语气颇为狠戾,也是个内心强大的妹子。

????高晏:“那成,我先说说游戏场的背景。”

????这两天里,高晏已经完全将游戏场的背景梳拢完整,这会儿便从百年前的镇子说起――

????镇子里的居民都是某个不知名的邪-教组织里的成员,他们打算造出个万婴骸坑,于是在镇子一块空地上挖出巨坑。

????巨坑形似一个太阳符号,坑里扔满了弃婴、死胎或是胎盘。

????镇子里的死胎不够,他们就从外面运回来,垃圾车里一袋又一袋的死胎,扔到坑里。坑满就点火焚烧,烧成骨灰,一层又一层的积淀下来。

????附近的小树林里养了一群乌鸦,乌鸦来吃腐尸,养得脑满肥肠。

????镇子的居民一代又一代的传下来,乌鸦也是一代又一代的传下来,直到整个镇子都成了块凶邪的阴地,诡事才逐一发生。

????玩家们觉得恶心,而且变态。

????短发女不解,好奇询问:“镇民为什么要焚烧死胎?”

????“因为有些邪-教组织认为婴儿带来罪恶,会妨碍到世人的修行,同时也有人认为死胎灵气最强……具体原因不可考,反正是些自以为是的神经病言论。”

????高晏厌恶这类邪-教教义,他以前整理过世界十大邪-教的资料,知道一些教义仅凭自己的理解就肆意践踏人命。

????不仅如此,还会怂恿愚民杀害子女或无辜孩童。

????便曾有几十起例子,邪-教教众打死自己的亲生孩子,就因为孩子妨碍到自己的修行……所以镇民收集焚烧婴尸,也是正常人不能理解的变态行为罢了。

????何必纠结行为动机?

????反正都是群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