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负责接待玩家的另一个和服女人拖走庭院的两具尸体并清扫干净。shubao22_la

????回来替玩家准备晚餐时,她依旧扬着第一天见到时的笑脸:“制作胆丸的材料准备得差不多了,请客人们耐心等待。”

????因为曾经被高晏和褚碎璧两人使唤着打饭,所以这回和服女人很识相,没有再多话。

????当岛国玩家说要米饭的时候,和服女人已经直接将餐车留下,并干脆地转身离开。

????“……”所以之前询问玩家要什么肉的行为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俞小杰和唐则刚直面一场血腥秀,压根没有胃口,挑了碗白米饭就草草扒进嘴里。

????其他玩家也都挑白米饭,唯独高晏和褚碎璧挑了生鱼片和黑椒牛排。

????俞小杰愣住:“高晏,你不是说生鱼片和牛排都是长蛆虫的腐肉吗?”

????高晏:“中午的生鱼片是,现在这些都挺新鲜。”他切了块牛排细细品尝,然后评价:“牛排嫩滑,黑椒酱香辣细腻,味道非常棒。生鱼片看上去很鲜,味道应该也很好。”

????俞小杰欲哭无泪,盯着高晏面前的美食,想吃但喉咙还恶心着,脑海里都是玩家被抽骨而血肉模样的样子。

????试问这种情况下,谁还能吃得下?!

????褚碎璧招呼高晏:“三文鱼片很鲜,你尝尝。”说完,又看向俞小杰和唐则两人:“明天可能就不提供这么新鲜的食材了,你们确定不吃?”

????俞小杰差点崩溃,唐则无奈摇头:“你们吃吧。”

????高晏问褚碎璧:“帝王蟹,要吗?”

????褚碎璧看了眼,估测那只帝王蟹得有三斤,里面蟹黄饱满,肉质鲜白而嫩。他点头,接着也问高晏要不要河豚料理,他正好一起处理。

????话音刚落,便有人受不了愤而离席,接着一个两个都离开,最后就剩下高晏四人。

????俞小杰扒了两口白米饭,正犹豫着要不要打包留到明天有胃口了再吃。

????闻言,高晏认真说道:“海鲜料理和牛肉、牛排留过夜,口感会变得非常差,你甚至可能会对这种食物留下阴影。”

????他摇摇头,对美食留下阴影太悲哀了。

????“所以我不建议你留到过夜再吃。”

????俞小杰眼中泛着水光,问高晏就不能做个人吗?

????高晏啧了声:“我是善意的提醒。”

????俞小杰怒吼:“你问问刚才走的那些人答不答应。”

????“……”行吧,是有点儿不厚道。

????于是高晏没再刺激俞小杰,伙同褚碎璧将桌上大半海鲜刺身以及牛排都吃进肚子里,差不多八分饱的时候,两人才停下进食的动作。

????高晏从口袋里掏出水果铁罐,从里头捏出颗苹果味儿扔嘴里。

????褚碎璧从背后凑过来:“给我也来一颗。”

????高晏伸出手让他挑,褚碎璧:“就水蜜桃味的,你喂给我,我手还没擦,都是油。”

????高晏低头认真的寻找水蜜桃味的糖,这味道的糖跟草莓味的糖有点儿像,不好好找就会拿错。

????褚碎璧比高晏高出一个头,后者站直了就到他肩膀的高度。

????现在这会儿,褚碎璧从后面贴上来,虽说两人身体没接触,留着道得仔细看才能留意到的细缝,但在别的角度看来,褚碎璧就像是把高晏整个人都环抱在怀里一样。

????一低头,他就能看见高晏的侧脸,皮肤白皙细腻,眉目柔和,跟女孩子似的,看上去就觉得很温柔。

????脖子跟脸一个色号,不像很多人那样脸白而脖子黑。

????耳垂垂直下来一条线到脖子中间有一颗枚红色的痣,如茫茫雪海中一株红梅,霎时便多了三分艳色。

????褚碎璧眸光暗下来,喉结上下滚动。

????高晏找到水蜜桃味的糖,抬头就伸了出去:“给——”触及褚碎璧的眼神,猛然顿住,头皮瞬间发麻,危险的感觉一下子攫住他,如猛虎的利爪已经近在迟尺,而他无法逃脱。

????他怔怔地望着褚碎璧低头叼住了指尖的糖果,嘴唇碰到指尖上的皮肤,那一小块皮肤瞬间变得麻麻的。

????“很甜。”褚碎璧低声的笑,然后抬眸:“谢谢。”

????那句‘很甜’的评价不知是在说糖,还是在说高晏的指尖。

????高晏吞咽了一口口水,撇开目光,紧闭着嘴唇而且面无表情。

????如果不是耳尖一抹微红,肯定让人以为他生气了。

????俞小杰和唐则之前离开餐桌,坐在角落里聊天,发现两人吃饱了饭就赶紧招手喊他们过去。

????听到呼唤,高晏立刻大步向前走,落后两步的褚碎璧撩了下额前的碎发,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过去。

????四人继续黄昏时候被山田娜娜子打断的谈话内容,由高晏先开口:“山田娜娜子丢失的金色柱子是她的脊骨,脊骨被嵌在黑色的寺庙里。”

????唐则点头:“这就是我要说的。”

????言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明治时代的报纸,上面报道了幕府消亡后,禁止售卖人胆丸而逐渐没落的山田家。

????高晏接过那张报纸仔细的看起来,然后挑了挑眉说道:“我打算明天再去趟黑色的寺庙,你们也要一起去吗?”

????唐则:“你想去取回山田娜娜子的脊骨?”

????高晏摇头:“我没这个打算,何况那座黑色寺庙里头不知道埋了多少骨头,怎么确定一下子就找得到山田娜娜子的脊骨?我只是想从山田家的人口中知道一些事情,关于山田娜娜子的生平。”

????唐则蹙眉,盯着高晏和褚碎璧,他看不透面前这两人的深浅,但对方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查到很多线索,说明能力绝对不低。

????俞小杰回来也跟他说过高晏曾在洗手间里被山田娜娜子袭击,可是他没事,安然无恙连一个伤口也没有。

????对方必然有保命道具。

????现在答案已经知道了,可以成功通关的情况下,高晏却还想要知道山田娜娜子的生平,那么他可能就是不满足于C档的评价。

????唐则在思考他是要简单轻易的通关离开,还是和高晏继续合作获取更高评价和奖励的通关。

????高晏懂唐则的顾虑,所以沉默着等待。

????俞小杰来回看着两人,举手问:“黑色寺庙危险不?”

????高晏:“不会危险。”

????俞小杰:“那就去呗。我也有点好奇山田娜娜子的生平,之前关于她的爱情故事应该还藏了别的真相吧。”

????唐则还犹豫不决,褚碎璧见状则说道:“玩家没那么多初级场,如果不刷够保命道具,可能连晋级场也活不下来。”

????闻言,唐则的神色顿时沉下来,不是恼怒而是想到俞小杰死在晋级场而担忧。良久,唐则点头:“好,一起去黑色寺庙。”

????双方应承下来后就各自回房睡觉,等待第二天的到来。

????高晏回去后喝了点茶就去睡,而褚碎璧戴着耳机,按着随身听不知是在听什么。

????高晏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时就见到晨光透过拉开的门落在褚碎璧的身上,让这人如披金光的神明,耀眼得不敢直视。

????“醒了?”

????高晏回神,接着起身,然后发现褚碎璧今天扎了个半边的头发,发尾微卷,看上去颇为潮流帅气。

????“唐则他们在外面等着。”

????高晏惊讶于自己的睡眠质量居然提高了,他赶紧说道:“再等会儿,我很快就准备好。”说完,他就赶紧冲进浴室洗漱换衣,五分钟后就出来。

????唐则和俞小杰在庭院那儿看黑沙,沙子上没有血迹,特别干净,完全看不出昨天有两个玩家在这块沙地上被开膛破肚。

????高晏走过去先道声歉,随后说道:“出发吧。”

????他们再度来到黑色的寺庙,这回高晏直接往偏殿而去。偏殿里几十只人灯台,在打开门光亮照进来的瞬间全都隐藏起来,等高晏四个人进去后,门猛然被关上去。

????黑暗中,奇怪的声音如潮水般涌过来。俞小杰嗷地一嗓子就抱住唐则:“高晏你他妈不是说没危险吗?”

????高晏冷静说道:“淡定,我说的是不会危险。”

????俞小杰怒吼:“有区别吗?!!”

????高晏打开手电筒:“有。”

????俞小杰:“艹,你什么时候带手电筒?”

????高晏:“没危险是指没有危害生命的东西存在,不会危险是指那些东西伤害不了我们。”

????手电筒照亮偏殿里的东西,望着那些恐怖的人灯台,俞小杰差点儿眼白一翻就死高晏面前,他抖着牙齿绝望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计较一个字两个字的区别?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高晏我日你,你就不干人事儿!!”

????高晏掰着手指,对付人灯台倒还不需要用到杨柳枝,直接冲过去抓住跑得最快、表现最踊跃的人灯台,猛地摔到地上,接着就是狠狠地重击——嘶!人灯台骨裂了。

????“……”俞小杰目瞪口呆:“我日我自己。”

????高晏抬头,黑色的瞳孔里透出一丝狠戾,人灯台见状,齐刷刷后退。高晏一站起来,几十只人灯台诡异地停顿片刻,齐刷刷跪倒一片摆出投降的姿势。

????高晏:“……”好熟练的跪姿。

????这群人灯台依旧保有生前的意识,所以贪生怕死、欺软怕硬。

????“问你们一件事……别瞎哔哔,我找到你们问事儿就有本事让你们开口。但是别想欺瞒我,但凡有一句谎话,立刻拖到外面晒成一堆尸蜡。”

????人灯台匍匐在地,而高晏杀鸡儆猴的警告一番后,拿出他从第一个游戏场获得的佛香,数量三根,点燃后摆在人灯台的面前。

????人灯台贪婪地呼吸着自死亡后的第一次供奉,对高晏的态度更为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高晏:“我要知道她们的生平。”

????——所有关于名字都叫做山田娜娜子的她们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