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晏眼皮抽了一下,眼见散发恶臭味的涎水就要从那根掉出嘴巴的长舌头滴落到眼睛里,迅速矮身,往旁边躲了过去。shubao22_la

????脖子上缠绕着和服女人的长发,一远离瞬间被勒紧,而且高晏发现头发也在缩紧,慢慢将脖子勒出痕迹,呼吸逐渐困难。

????手边上找不到锐利的刀具,没办法割断头发,高晏只能用力扯着脖子上的头发给自己能够暂时呼吸的时间。

????抬头看,天花板上的和服女人双手双脚扭曲到背后,攀着天花板,头颅垂下来,向是断了颈骨。嘴巴向两边咧开,露出里面牙齿以及包不住的舌头。黑色的长发又长又杂乱,像是有生命力一般在扭动。

????和服女人‘啪’地一声掉落在地,抬起头来,只剩下眼白部分的双眼牢牢盯着高晏。

????长发在缩紧,并试图把高晏拉到和服女人的面前。高晏用脚抵住光滑的地板,使劲抵抗和服女人巨大的力气,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靠近她。

????和服女人在笑,原本扭曲在背后的双手双脚一百八十度翻转回来,左手上竟然握着一把巨大的剪骨刀。

????那玩意儿能轻松就把人开膛破肚在剪断肋骨,估摸这女人就是用它抽出人的脊骨。

????高晏已经连带一只手都被头发绑住了,他心念一动,干脆不挣扎,出于惯性猛地被拽到和服女人的面前,面对面就剩下一厘米的距离,差点儿就能来个舌吻。

????和服女人狩猎到带有神明印记的猎物,兴奋得浑身发抖,喉咙里发出类似于兽鸣的声音。她握起手中的剪骨刀就朝着高晏的脖子而去,技艺娴熟,准头没错的话,一把就能将脖子剪断。

????不过她一向故意不找好准头,就爱先放血,然后在人类玩家活着的时候再抽骨,弱小玩家濒临死亡的恐惧和绝望是最佳佐料。

????高晏瞳孔紧缩,猛地将脖子往剪骨刀的方向撞过去,吓了和服女人一跳,一时没来得及调换准头,手一抖就剪了下去。

????剪骨刀擦着高晏的脖子过去,把原本韧性十足的长发剪断后,高晏猛地抬脚扫向和服女人的肚子。

????那儿空荡荡的,轻得像张纸,所以非常轻松就将和服女人踢飞到墙面上,若不是洗手间空间有限,估计得飞出去六七米。

????高晏挑眉,他清楚自己的力量,绝不是自己变强,更不是和服女人太弱小。虽说比不上观落阴里的房东,但也是初级场的boss,没道理如此经不得踢打。

????除非——

????高晏看向和服女人的胸膛,她穿着一件黑色和服,保守得连脖子也没露多少,看不到里头的模样。

????轻巧得一踢就飞出去,除非身体的内脏器官全都没有。

????高晏一边撕扯掉缠绕在脖子上的断发,一边脑子飞快地运转,思考着山田娜娜子曾经遭遇过的,以及她和山田家族、丢失的金色柱子之间的关系。

????和服女人犹如壁虎一样贴在墙壁上,极为怨毒的瞪着高晏,黑色长头发沿着地板悄悄爬动。突然,她发出一声类似于野兽的咆哮,速度非常快地爬向高晏。

????高晏一边向后退,一边扯下脖子上的杨柳枝拉长,长度大概是在一米,在和服女人扑到面前时猛地抽过去。

????和服女人尖啸着退出去两米再度扑上来,被杨柳枝抽中的地方呈现黑色腐蚀的状况。

????效果不错。高晏挑着眉,手里有武器,这会儿就游刃有余了。

????连抽数下,和服女人便在距离高晏三米的地方徘徊不动。她不肯进攻,也不想放弃杀死高晏,眼下双方僵持不动。

????高晏眼睛微微眯起,主动进攻,而和服女人似乎也被激怒,放弃后退。较为麻烦的是和服女人灵巧如蛇的黑发,杨柳枝有几次被黑发缠住,不过很快就融化冒烟。

????和服女人明显开始害怕杨柳枝,她想要逃跑,高晏奔跑数步踩住她的黑发并扯了下来,杨柳枝横在和服女人的脖子上钳制住她的动作。

????随后,高晏抓住和服女人的衣领,一把扯下来,前后不过三秒便眼前一花,原先被钳制住的和服女人如无骨动物一般以极为扭曲的姿势挣脱,并沿着下水道的孔钻了进去。

????虽然只有三秒时间,但也足够高晏看清和服女人的背部有一道非常狰狞的伤口,从颈部延伸到脊椎末端。

????明显,和服女人的脊骨也被挖走了。

????高晏猜测她的内脏应该也失踪才对,所以整个鬼柔软无骨,轻飘飘如白纸。

????一边深思,一边将杨柳枝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高晏打开水龙头洗手。这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俞小杰冒出头来,见到高晏愣住:“高晏你也在?太好了,有人陪我。”

????高晏不动声色,关掉水龙头擦手,盯着俞小杰看了半晌:“你不知道我在?”

????俞小杰:“我当然不知道你在里面,要不然就不会在外面憋半天。我靠!你不知道厕所是恐怖经典场景吗?我让唐则陪我,他死活不肯,我又憋得难受只好跑过来,但是在门口犹豫半天也没敢进来。”

????他动作特别快,拉下链子掏出东西不出两秒,嘴里还叨叨:“高晏你等等我啊,你先等等我,陪我一会儿,要不然我没胆儿。”

????高晏想起刚才假扮成俞小杰的和服女人,那玩意儿把‘怂’这个字模仿得真惟妙惟肖。

????感叹了会儿,高晏温柔地笑:“我刚才遇到游戏boss了,就在你现在站的地方,它黏在天花板上,拿着剪骨刀,低头看着我。”

????水声哗哗中,俞小杰愣住,傻傻地问:“拿剪骨刀……干嘛?”

????“剪东西吧。”高晏轻声说道,而俞小杰不知想到什么地方,惊恐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就想挡住下面。

????高晏拉开门:“祝你好运。”

????然后毫不留情的关门,过了一会儿,他就在洗手间里头俞小杰哭爹喊娘的哀嚎中心满意足地离开。

????回到房间里,褚碎璧已经醒过来,靠坐在窗边,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手里握着一个银色圆形随身听。

????高晏刚走进屋里,褚碎璧就抬头看过来你,警觉性很高。高晏的目光落在褚碎璧手里的随身听,颇为惊讶地说道:“这东西是游戏里面还是外面带进来的?”

????褚碎璧摘下耳机:“外面。”

????外面的东西基本上不能带进游戏,尤其是电子产品。高晏在樱花寺的时候,口袋里还放着手机,一进来就找不到了。

????所以褚碎璧能携带随身听进来,还是让高晏颇为惊讶。

????“手机能带吗?”

????“可以,比较麻烦,而且没有多大用处。”

????想想也是,又没有信号,手机带进来也没用。高晏点点头,走到褚碎璧身边看向刚才他看的方向,正好能见到黑色的寺庙庙顶。

????高晏收回目光时,瞥见缘侧的屋檐底下也挂着一个模样诡异的风铃,风吹过时,风铃没有响。

????褚碎璧冲高晏招手:“蹲下来。”

????高晏睨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就蹲下去。褚碎璧伸出手从他背后捏出一根细长的黑色头发,语气怪异:“原来这就是你在外面逗留那么久的原因。”

????高晏:“??”这说得仿佛他是被外头的妖艳贱货勾引了似的。

????褚碎璧捏着那根细长的头发,表情很嫌恶:“臭不可闻。”

????话音刚落,那根头发便无火自焚,燃烧成灰色的粉末,还伴随着清冷的香味。

????高晏惊讶,禁不住问他这是什么能力,怎么才能获得。褚碎璧告知他是阳火,能焚烧一切不干净的东西,那是他身为主神级玩家的能力。

????高晏突然好奇:“你的神明印记是什么?”

????褚碎璧笑着望他,不说话。

????高晏渐渐感到不自在,低头满不在乎地说:“不想说就算了。”

????褚碎璧:“你现在还不能知道,以后再说。”顿了顿,继续问:“刚才碰到脏东西了?”

????高晏玩着指尖,应了声:“山田娜娜子,游戏boss。如果我没有道具可能就跑不了,她还是挺难对付的。”

????接着,他就将遇到山田娜娜子以及对方假扮成俞小杰欺骗他的事情说出来。当然,包括内心里的一些猜测。

????褚碎璧听完后,笑容淡下来,身上是若有似无的冷意:“鬼怪擅长欺骗的手段,就是高级玩家也时不时会中招。不过她胃口倒是很大,当着我的面,想吃掉我的人,很久没碰过胆子这么肥的东西了。”

????高晏纠正他:“没当你的面,那会儿你还在屋里睡。”

????总不能吃他的时候还特地到褚碎璧面前打招呼,请他过去参观不是?

????闻言,褚碎璧瞪着高晏,半晌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沉默着扭过头,后脑勺面对高晏以表敬意。

????高晏:“……”

????褚碎璧的后脑勺略沧桑,他说道:“你知道胆丸吗?”

????高晏:“知道。”

????胆丸种类多样,不过里面有一样成分基本不会变,便是动物的胆研磨成的粉末。譬如藿香胆丸中有猪胆粉,牛胆丸中有牛胆粉。

????“听过人胆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