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脊骨的女人?

????高晏正深思时,身旁的褚碎璧就已经招呼他向前走:“天快黑了,先进屋找个地方落脚。shubao22.la”

????整个庭院都是黑色的,一定情况下造成视觉差,高晏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天色已经黑了。

????他也抬脚跟上褚碎璧走到木质走廊,这在岛国建筑中被称为缘侧,是一种十分巧妙的设计。

????走廊的屋顶上挂着一串风铃,不仔细看的话就会直接忽略过去,造型非常奇怪,远看像一张人脸,近看则是一颗剥了壳的鸡蛋,中心一条长长的红色丝线垂下来,线的底部绑着一根白色的小木棍。

????高晏向前走两步,看清红线底部的白色小木棍竟是一截手指白骨。他不禁挑眉,这连装个样儿都懒,明明白白的凶邪给你看,感觉像是有恃无恐。

????褚碎璧:“其实还好,至少你看一眼就知道危险,整个庭院都把危险这个信息传达给你。有些游戏场,伪装得跟现实没有两样,平静温馨,实际上危机四伏,而你可能还察觉不到危险。”

????高晏点头同意:“没有底气才会装模作样,真正的厉害是从不显山露水。”

????褚碎璧轻笑:“雕花扁担。”顿了顿,他补充一句:“我保证我不是。”

????高晏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那句话说的意思。

????雕花扁担,中看不中用,但是褚碎璧后面加的那句,还保证上了。他中不中用关他什么事?有必要解释吗?

????褚碎璧这时候已经敲门,敲了三下,木门从两侧拉开,面前站着一个美貌的和服女人。和服女人向两人鞠躬,脸上挂着礼貌亲切的笑容:“欢迎光临山田家宅,请问两位也是来购买胆丸的客人吗?”

????褚碎璧:“是。”

????和服女人:“那么,请两位客人进来。”她领着两人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间屋子,拉开门,门后坐着九个人。

????“请进。”

????高晏和褚碎璧两人走进屋子里,寻到两个空位坐下来。

????另外的九个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他,目光中有着审视和谨慎。

????高晏发现九个人里面居然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过了会儿又发现有两个亚洲面孔的人用岛国语交流。

????高晏心下了然,原来眼下的游戏场玩家来自各国,并非都是华夏人。

????岛国庭院和岛国女子,还有进来时接触到的樱花寺,说明游戏场应该是跟岛国传说有关。换句话,对玩家中的两个岛国人应该比较有利。

????和服女人站在主位旁边鞠躬,接着说道:“欢迎客人们光临山田家宅,因为胆丸制作需要时间,所以请各位客人多等待六天。山田家宅有很多客房,可以提供客人们住处。客人们可以去镇上游玩,也可以去观赏樱花。但是,请客人们夜晚不要随处走动,尽量待在房间里。”

????两个岛国玩家中的其中一个用岛国语询问和服女人,和服女人仍旧面带笑容,回以中文。

????“女主人当然是山田娜娜子,她正忙于制作胆丸,恐怕没时间接见客人,请谅解。”

????高晏挑眉,下意识看向其他玩家,发现他们也听懂和服女人的回答。

????褚碎璧在他耳旁说道:“游戏规则公平性,NPC说的话都会自动翻译成我们能够听懂的语种,除非涉及游戏。”

????高晏懂了,怪不得各国玩家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可以凑到一起。

????褚碎璧接着说道:“初级场跟新手场不同,除非现实里认识,否则别轻易相信别人。玩家跟玩家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他瞥了眼两个岛国玩家:“刚才就是在试探。”

????企图用母语打探到其他玩家不知情的消息,但游戏的公平性不会出现这么弱智的错误。

????和服女人离开,给玩家们留下交谈空间。

????三个国外玩家凑到两个岛国玩家那里,压低了嗓音进行交流。交谈一番后,他们五个人确定组队,而两个岛国玩家确实了解‘抽脊骨的女人’的相关传说。

????一共十一个玩家,五个人组队,剩下六个人,其中四个是华夏人。理所当然,高晏两人和另外两个华夏人组队。

????一个白净小孩自我介绍:“我叫俞小杰,这是我的第二场游戏。”

????另外一个青年跟着说:“唐则,第三场游戏。”

????他们两个人在现实中就认识,而且没有打算掩饰。

????高晏跟着进行简洁的自我介绍,褚碎璧的真名比较响亮,于是换了个名字,叫高摧澜。

????俞小杰:“高翠兰?”他有些好笑的问:“你猪哥哥在哪儿?”

????褚碎璧扭头就看向高晏,眼里带笑:“哥哥?”

????高晏:“……”单手捂着眼:“我们是兄弟,他是我哥。”

????俞小杰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转,笑得很暧昧:“兄弟情嘛,微博常驻人口很懂的。”

????话音刚落,唐则就打了俞小杰后脑勺:“闭嘴,说点人话。”接着,他又对高晏两人说:“别理他,说正事吧。”

????唐则挺有诚意,没有故意隐瞒已知的情况。

????“我在进来之前,特意查了很多关于樱花寺的传说,最广为流传的是一则爱情故事。故事中,贵族跟贫民女相爱,遭到贵族家人的阻挠。贵族患上不治之症,未婚妻嫌弃而退婚,贫民女不放弃心爱的人于是求到樱花寺。传说樱花寺有一味胆丸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但极其珍贵。贫民女以死相求,换来心爱男人的生命,而寺庙前的樱花染上贫民女的鲜血,变成了红色樱花。”

????“感人的故事广为流传,也让那个活下来的贵族掌握了炼制胆丸的诀窍,而贵族家的人终于接受贫民女,成为唯一不会受门第之见的贵族。”

????高晏:“听上去没有问题。”一则美好的爱情传说。“故事中的贵族姓什么?”

????唐则:“山田。”

????果然。

????高晏:“除传说之外的现实呢?”

????唐则沉默片刻,说道:“你的感觉还真敏锐。的确,传说经过美化,没有多少人发现故事底下的黑暗。”

????“自那以后,山田家族每一任女主人都是贫民女,而每一任家主都有两个妻子。第一个妻子是贫民女,但是贫民女通常在二十岁左右难产而亡。第二任妻子不太惹人注意,但她们无一不是贵族出身。而且,每一任女主人的名字都叫娜娜子。”

????问题已经非常明显,所谓的美好爱情实际上很黑暗,所谓没有门第之见不过是糊弄人的把戏。

????所有名字叫娜娜子的贫民女,应该死于非命。

????山田家族每一任家主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迎娶一个名为娜娜子的贫民女为妻,在妻子难产而亡后迎娶贵族女为妻。

????而第一任妻子甚至连孩子也不能留下来就可怜的死去,死亡的时候,所有人还认为她是多么的幸运,又是如何没有福气享受。

????高晏:“现在只有女主人山田娜娜子,没有见到男主人以及其他仆从。而且,游戏的任务是要我们找到娜娜子丢失的金色柱子,金色柱子应该是隐喻,目前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几乎没有头绪,樱花寺爱情传说的真相也跟金色柱子没有丝毫关联,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唯一突兀的地方就是女主人,但她在炼制胆丸,可能到第六天才会出现。

????高晏看向褚碎璧,后者正盯着窗外出神。但就在高晏收回目光时,褚碎璧立刻就回头捕捉他:“有问题要问我吗?”

????高晏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褚碎璧的态度。

????褚碎璧露出一个纵容的笑:“大胆的问吧,任何问题包括私人、私密性的,我都会回答。”

????特意在‘私人、私密性’几个字加重语气强调,恨不得高晏赶紧对他感兴趣似的。

????高晏挑眉,也笑了一下,然后问:“你知道怎么通关吗?”

????“……”褚碎璧无奈:“弟弟,成功没有捷径。”

????高晏斜着眼睛瞟他,那意思明明白白——您说得真好,跟放屁一样。

????褚碎璧在他背后忽然就闷笑出声,好像高晏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高晏顿了顿,抬脚就往前走。

????他们跟唐则两人交流过一些基础信息以及猜测,随后就去找客房打算先住下来,度过夜晚,第二天再出去探查情况。

????唐则和俞小杰一屋,就在隔壁。褚碎璧和高晏自然也是一屋,睡在榻榻米的席子上,相隔很近,伸长手臂就能碰到。

????高晏翻身时,正对着褚碎璧。

????褚碎璧闭着眼睛,呼吸平稳到几乎没有,胸膛起伏不大。

????高晏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就是照着他的审美长的,强健的体魄和俊朗的面孔,还有被暂时掩藏起来的如同凶兽般的危险。

????初见面的时候,差点儿就心悸了。心脏被恐惧和震撼紧紧攫住,危险感排山倒海汹涌而来,以至于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逃跑。

????高晏慢慢的闭上眼睛,而此时,褚碎璧睁开眼,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

????深夜,高晏被吵醒,他听到‘咚咚’的声音,近在咫尺,吵得他再也没办法睡觉。

????起身四下观看,那声音又没有了,门外面静悄悄没有动静。

????静坐半晌,高晏躺下去,刚闭上眼睛又听到‘咚咚’的声音,这回听清楚声源,就在耳朵下边。高晏浑身一僵,缓慢的坐起身,猛地掀开席子露出下面的榻榻米。

????榻榻米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条巴掌大的缝隙,缝隙底下则是一张丑陋恐怖的脸,正对着高晏咧嘴笑。

????“娜娜子的金色柱子,是不是你偷的?”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还,你还娜娜子的金色柱子。”

????“小偷,小偷,剥你的皮,挖你的脊骨,送到黑色的寺庙里,千人踩,万人唾。”

????高晏脸色难看,很快他就发现缝隙里的那张脸在试图挤出来,嘴里嚷嚷的话语,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好像是有千百个人在耳边叽叽喳喳一样。

????高晏头疼得厉害,而且手脚无力,心中产生了反抗不了的恐惧感。

????下一刻,一只大手从高晏身后传来,盖在那张丑脸上,硬生生把它给挤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