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到我家吧。shubao22_la”

????杨棉没意见,于是就跟着到高晏位于市中心的家。

????穗海市是一线城市,市中心房价均价在九万,一室两厅的二手房大概是三百万左右,高晏才刚到实习的阶段就能买下自己的房子也能说是隐藏的富二代了。

????高晏摆手:“左借右凑再加上以前打零工攒下的钱,刚够首付,还得还贷。”

????他妈在儿子三岁左右就改嫁,他爸在他初中刚毕业就意外死了,没留下多少遗产。

????高晏以前中二期非常严重,死活不肯花他妈给的钱就出去打工,练就如今的生活全才。后来的某一天,高晏忽然想通就把他妈给打过来的好几年生活费花在房子上,刚好能凑个首付。

????高晏换上拖鞋,趿拉着就到厨房里给两人泡了两杯菊花枸杞。

????杨棉接过菊花枸杞茶,半晌憋出一句:“哥,你都开始养生了?”

????高晏看她:“可乐、雪碧、啤酒,你想喝什么?”

????闻言,宿江支棱起耳朵,在高晏背后冲着杨棉猛摇头。高晏突然回头,宿江就跟扭了脖子似的挤出个笑容。

????杨棉挺好奇,但不清楚状况,于是说道:“我还要回去就不喝啤酒了,口有点渴,想喝可乐。”

????“行。”高晏又去厨房倒可乐,用很漂亮的玻璃杯装可乐,里头还冒着气泡,冰凉凉瞧着就特别舒爽。

????杨棉兴高采烈的接过:“谢谢——”话还没说完,她就在里头看见了好几颗罪恶的小东西。“至于吗?可乐里放枸杞?!”

????高晏拿起之前泡好的菊花枸杞,喝了两口,没有回话。

????宿江哈哈大笑:“枸杞养生,熬夜蹦迪,你就喝吧。”

????杨棉抽着嘴角灌下去一大口,好在味道不太奇怪。她说:“我把链接发给你们,你们自己注册登录了解。”

????高晏和宿江都收到链接,点进去后很快就完成注册登录,成为正式玩家。

????高晏问:“通关成为神明是真的吗?”

????杨棉认真说道:“游戏强调过,应该是真的。”

????“有人成神了吗?”

????杨棉迟疑一瞬:“没有。成神哪有那么容易?九死一生的。”

????高晏笑了笑:“神明的游戏……意思是说,成为神明的游戏?但是为什么要挑选人类成神?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方式成神?游戏的创始者真是神明?这么做的理由呢?”

????没有答案。

????杨棉苦笑:“玩家都想知道答案,但是除非有人成神,否则一切都是未知。”

????高晏:“那么,说回主神级别的玩家。论坛里排行第一的热帖,全球唯一通过主神级难关的玩家——游戏还是全球性的?正式玩家总共有多少?”

????杨棉:“论坛里粗略统计过数量,数据每年更新一次,全球范围内的正式玩家大概有四万三千人。”

????正式玩家的人数出乎意料的多,高晏以为最多不会超过一万。

????宿江:“死亡比例应该很高,居然也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

????杨棉:“个人,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六千万人,凡是游戏中死亡的人,在现实里都是非常完美的意外谋杀,连正式玩家都分辨不出亡者到底是死于意外还是游戏谋杀。”

????宿江凑到高晏面前:“哥,你看什么?”

????高晏抬眸:“四万三千玩家中唯一的主神级玩家,褚碎璧。诸神的队长,曾通过两个高级神明关卡。”

????杨棉猛点头:“我知道他,他是华夏玩家,我们正统的佛道两家都知道他。要是按照正统玄学界的说法,他就是天师级大佬,可惜从不收弟子。”

????四万三千玩家中,以神职人员居多。

????据杨棉所说,正统玄学界中,佛、道两家弟子基本都是游戏玩家。

????高晏:“我见过他。”

????杨棉:“谁?”

????高晏:“褚碎璧。他跟我们在同一个游戏场,不过我们是初级场,他是高级场,所以没有交过手,但他救过我。”

????【主神级玩家使用稀有道具,将晋级场强行降为初级场……】

????唯一的主神级玩家,褚碎璧。突然出现在天台上挡住房东砍向他脖子的斧头的男人。

????高晏抿着唇,下意识伸手进口袋里,碰到冰冷的铁盒子便是一顿。房东给的水果糖铁盒子居然带了出来?!

????宿江和杨棉沉迷于论坛中,里头居然还有‘诸神’成员的科普贴,包括褚碎璧、周京华和谢三秋。

????三人都是诸神的老骨干成员,除了褚碎璧是主神级玩家,其余两名则是伪主神级玩家。

????宿江和杨棉便是在争论剩下的两人,谁能最快晋级。双方看好不同的人,因此各执己见。

????高晏静静喝完茶,趁两人喘口气的空档问:“杨棉,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

????杨棉:“好啊。”她举手:“如果有冰镇啤酒的话,麻烦别加枸杞。”

????高晏其实挺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爱枸杞,但他尊重她的选择:“好。”

????冰箱里的肉和菜基本是宿江准备好的,他负责做就行。调料等都齐全,高晏动作娴熟的切菜、切肉和热锅,很快就在一个小时里做好标准的三菜一汤。

????青椒炒肉、韭菜鱿鱼和西芹虾段,汤则是常见的番茄蛋汤。非常普通的家常菜,但高晏手艺好,家常菜也能做出不输给星级酒店大厨的水平。

????杨棉差点把脑袋往大碗里头怼,凭一己之力吃完了半锅米饭还嫌不够饱,最后又跟宿江各自吹了两瓶啤酒。

????高晏也开了一瓶,就是喝两口就往里头扔枸杞让人受不了。

????八点钟的时候,高晏送杨棉下楼,招了辆车送她回去。

????杨棉摇手:“宴哥,我回去了。”

????高晏:“嗯,有事儿给我电话。”

????杨棉:“好的,哥。”她犹豫片刻,说道:“那个……哥,咱组队的事儿,还算数不?”

????高晏一脸诧异,似乎不理解她怎么问出这话来。

????“算啊,说好的嘛。”

????闻言,杨棉立刻喜笑颜开,进了计程车还跟他喋喋不休:“那说好了,咱三个组成队伍。名字叫‘高宿陆’怎么样?取咱三人的姓氏,反正我以后会姓陆的嘛。对了,过两天我再来找你们。”

????看样子,她是有些醉了,要不然正常时候不会那么多话。

????高晏倒也好脾气的听她说了很多,然后才吩咐司机送她回家,又叮嘱杨棉到家记得给他回个电话报平安。

????送走杨棉,高晏站在原地看了片刻,接着才从口袋里掏出那盒水果硬糖,从里头捏了一颗苹果味儿的放进嘴里。

????充盈的果汁和甜味很快弥漫在口腔里,甜到心坎处。

????高晏转身回屋。

????从游戏出来后的前三天里,风平浪静,宿江还接了个观众两三只的小节目,演出费两万,基本有一半给了高晏当住宿费和食费。

????第四天,有三个人找到高晏。

????他们是‘观落阴’副本中的‘器物’,曾经是正式玩家,所以保有记忆,现在是来给报酬顺便看能不能约下一单。

????高晏接受报酬但拒绝下一单的合作,理由是他需要时间和经验来熟悉神明的游戏场。

????三个人无功而返,倒也没有强求,毕竟还能在论坛下单再找其他人帮忙通关。

????第七天,高晏收到‘诸神’的邀请。

????杨棉听到消息后,连忙从道场上赶回来,盯着那份邀请函看了许久,艳羡又嫉妒但也觉得理所当然。

????“能把初级场玩成中级A档的人寥寥可数,我看宴哥的表现应该是被褚神看在眼里,所以他们才会邀请宴哥成为‘诸神’新成员。”

????宿江凉凉提醒:“新成员后备役。”

????杨棉:“不板上钉钉的事儿吗?”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宿江哼一声,不太开心。

????前几天他还是‘诸神’的小迷弟,现在就有些敌视了。一方面觉得高晏被抢走了,另一方面又认为‘诸神’看轻高晏,心情也是很矛盾。

????杨棉理智地分析:“诸神里面的成员几乎都进过高级场,有他们带着闯关能涨经验值还能保证生命安全,所以我建议宴哥接受邀请。”

????高晏点头:“嗯。”

????宿江闷声:“那我们的队伍要解散?”

????高晏:“用不着解散,他们没让我去报道。只说到时会派个人过来带我,算作观察期,通过才算是正式成员。”

????如此,宿江和杨棉两人倒还算能接受,接着又讨论会是谁过来。所有成员都被点中,除了主神级别,尤其是褚碎璧。

????因为褚碎璧从不带新人。

????这天,高晏在超市里带了瓶酱油回来,刚走出电梯门口就看见有个高大的陌生男人站在他的房门口。

????男人背对着他,单手插兜。身材高大,目测超过一米九。肩宽腿长,身姿挺拔,合身的衬衫底下肌肉若隐若现。脑后绑着个小发髻,目测是留到肩膀的中长发,微棕色带卷,非常时尚。

????高晏刚踏出电梯口,男人便立刻回头。尽管他的脚步放到最小声,这男人还是发现了,足见有多警惕。

????扫过来的目光有一瞬间极为凌厉,高晏猛然间就觉得像是被冰冷的大型猛兽盯住,差点儿出一身冷汗。

????熟悉的目光,熟悉的感觉,尽管转瞬即逝。

????看清高晏的瞬间,男人的目光就沉淀下去,掩藏下极为强烈的侵略性。他扬起笑容,对高晏说道:“你好,我是褚碎璧,带你的人。”

????他在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的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屏幕亮着,相隔一秒的时间里,队友发过来一条信息问他‘见着你媳妇了吗?怎么样?’

????褚碎璧垂眸盯着高晏,舌尖抵着上颚,心口那处挺痒,骚动的痒。

????他心说,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