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前,高晏让宿江换上杨棉的高中制服。shubao22.la

????宿江捂住领口警惕:“我是正经人儿。”

????“你身子都不干净了,还谈什么正经人?”高晏招手,让杨棉帮他一起强制宿江换衣服。

????宿江呜呜咽咽的屈服,自个儿拿上制服到卫生间里换。杨棉挺好奇:“宴哥,为什么让宿江穿我的制服?”

????高晏:“效果比较好。”

????杨棉:这啥意思呢?

????宿江穿着杨棉的制服出来,杨棉和队伍中的另外两个女人看完便在沉默中悲伤。特么一男的,居然比她们还可爱漂亮!

????杨棉也只能安慰自己:“艺校学生颜值就是高。”

????高晏看着宿江,点点头表示满意:“走吧。”

????其他人就在疑惑中跟随高晏来到四楼的某间房,杨棉记得这是宅男的房间。

????高晏:“宿江,去敲门。”

????本来非常抗拒女装的宿江在杨棉等三个女人艳羡嫉妒和自卑的目光中忽然就产生了无与伦比的自信,抬头挺胸,撩头发摆姿势,骚得让人想报警。

????宿江敲门,没过一会儿门便开了条缝,宅男看见跟上次不同的可爱小姐姐稍微放下点戒心。

????“你、你好,找谁?”

????宿江伸出食指点中宅男:“找你呀,小哥哥。”

????杨棉:“……”你们基佬好会玩。“骚不过。”

????高晏沉默良久:“爱岗敬业,值得表扬。”

????宅男刚打开外面的铁门就听到略微熟悉的声音,迟疑两秒,铁门连带自己也被踹进屋里,抬头一看就见到熟悉的高晏、杨棉。

????心里顿觉不妙,扭头就盯着宿江看。

????宿江嗓门粗犷:“大夏天穿三件套热死老子了!”转而猥琐的笑:“嘿嘿,女装有点好玩。”

????宅男没忍住,哭了。

????高晏:“等会儿再哭,你这有外卖电话吧,帮我们叫几个外卖。”

????宅男眼泪流得更凶了,一百八十斤的汉子哭得像个孩子。叫外卖就叫外卖嘛,为什么要让可爱的女孩子变成男孩?

????高晏静静地看着哭泣不理人的宅男,目光温柔,声音更是温柔:“再不叫外卖,我拿桃木剑戳死你。”

????宅男吓得赶紧就打电话叫了外卖,完了就缩在角落里颇为哀怨地瞪着高晏一行人,时不时瞟向宿江。

????只要宿江不开口,目光就是迷恋,一旦宿江开口,他就哭得格外委屈。

????精英男一行人震惊:“这栋大楼里还有居民?是……人类吗?”

????“曾经是人类,现在是‘器物’,浑浑噩噩,不生不死,形如地缚灵。”

????在场的人都知道地缚灵是什么东西,那是永远都被困在一个地方直到消亡的东西。同时,他们猜到宅男曾经是玩家的身份,最大可能就是活过六天却没能通关,于是被游戏留下来成为比NPC还可怜的‘器物’。

????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恐惧,森寒的绝望感攥住五脏六腑,令人几乎要痛苦的哀嚎。

????高晏随口一问:“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宅男一愣,接着讷讷说道:“唔……我妈带我去观音庙上香,天气热,我找了个阴凉的地方休息。那地方是偏殿,门锁着,但是可以从门缝里看到里面的神像,那尊神像有点恐怖。我就看了一眼,然后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就出现在这里了。”

????高晏:“记起来了?”

????宅男挠挠头:“上次见到你们,我就慢慢想起来了。我应该是上一批玩家,我们那次是九个人,最后死剩我一个。”接着,他又说道:“地下的楼层住着鬼,上面就是玩家,或是曾经的玩家。”

????高晏敲着桌子正在思索,其他人没敢打扰他,这会儿屋里就一片安静。

????半晌后,高晏商量道:“要是我能带你离开这鬼地方,你愿不愿意协助我办点事儿?”

????宅男慢慢瞪大眼睛,猛地站起,颇为拘谨地搓手:“真、真的?!要是能离开,您让我干啥都行!”他想回家,很想妈妈。

????高晏:“好,到时再说。现在,外卖到了没?”

????宅男一改之前的委屈和不情愿,特别殷勤,甚至亲自出门去拿外卖,可想而知他有多想回家。

????杨棉悄声询问:“宴哥,你真有办法带他离开?”

????她从没听过‘器物’还能离开游戏,即使离开,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高晏:“试一试。”只是猜想,还得看结果。

????杨棉:“好吧,不过你怎么知道还能点外卖的?”太牛逼了,老玩家都不一定知道。

????高晏:“不知道,试试看而已,没想到还真能。”主要还是他受不住饿。

????杨棉:“……要是外卖行不通怎么办?”

????高晏想了想,说道:“再卖一次断掌观音?”

????杨棉:接着再偷一次?“非常好。”她也只能鼓掌打call了。

????七个人就在宅男的房间里等了十几分钟,宅男终于提着外卖上来。外卖味道还可以,正常水平,两肉一菜还算是丰富。

????大概吃个半饱填一下肚子,饭盒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饭,高晏便放下筷子改而吃糖。掌心握着小巧的水果铁盒子,大拇指在铁盖子上来回摩挲,表情若有所思。

????吃完了饭,精英男几人恢复精力便问高晏接下来的安排,高晏摇头道是不到时间没有安排,现在只要等着参加葬礼就行。

????离开的时候,高晏在门口问宅男:“你刚才下楼,经过楼道口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地下的动静?”

????宅男:“没有。”

????高晏回应一声便出门上楼,回房间午睡去了。其他人没办法放松,便利用下午的时间再出去搜寻线索,不过也没有多大的收获。

????晚上六点钟,高晏七人再次出现在宅男门口。酒足饭饱后,聊了会儿才回五楼,在高晏的房间里点了三根佛香拜完八臂断掌观音就各自回房睡觉。

????第五天,高晏七人刚进入宅男家门口就被十几名‘器物’团团围住。

????他们住在四楼,之前观察过情况但没开门掺和,昨天晚上挟持宅男问清情况,今天一大早特地来等高晏一行人——带着丰盛的食物。

????“请带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愿意帮助你做任何事!”

????“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实世界里我还可以给你钱,多少钱都可以。”

????本来兴致缺缺的高晏和宿江顿时精神抖擞,连杨棉也凑了过来在他们耳边偷偷说:“我们行业里很多有本事的人有时候也会接一些委托,报酬特别高。你等级越高,报酬就更高了。我最崇拜的‘诸神’,里头最低等级的,接委托一次就可以直接在静安区全款买房。”

????‘咕咚’两声,高晏和宿江齐齐吞口水。

????高晏看向眼前十几名‘器物’,露出了温柔到近乎于慈祥的笑容:“行的,我们吃完饭再详细讨论里面的操作。”

????杨棉犹豫:“宴哥,这游戏其实真挺危险,我们都不一定能安全离开。我听我长辈嘱咐过,游戏里最不能得罪的,其实是‘器物’。”

????不可承诺,承诺之后不可毁诺,否则就会招来‘器物’更深的恨意。

????高晏目光幽深:“杨棉,你有没有梦想?”

????他的语气和态度都很认真,杨棉愣了愣,她忽然就觉得高晏或许是因为更为高尚的理由——“世界和平?救苦救难?”

????高晏:“你真伟大,我为你骄傲。”

????杨棉:“……”

????高晏:“我的梦想是29岁之前暴富,我给了自己七年的时间。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杨棉张开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她觉得高晏纯一不杂时,对方瞬间就变得特别俗,而且庸俗得让人哑口无言。

????高晏掰了掰手指,同宅男等十几名‘器物’详细谈合作章程。下午到三楼楼道口上了锁的铁门处听着里面的动静,二十几分钟后满意离开。

????第六天下午四点钟,七个人同时间出现在门口,大概五点钟的时候,高晏让宿江背上那尊八臂断掌观音像就上楼。

????房东就在九楼楼道口,见到七个人便是亲切友好的问候:“没饿死呢?”

????高晏:“没吃饱,外卖的味道没有您准备的三餐好吃。”

????房东表情僵硬:“外卖?”

????“多亏楼下邻居热情踊跃的帮助,知道我们的困难后,订外卖的时候都多订了七份。”高晏以朗诵调感叹:“真是好邻胜过亲啊。”

????房东猛地扭头朝楼下看去,表情狰狞而扭曲。

????玩家订不了外卖,但‘器物’可以。玩家跟‘器物’的关系,一向不好,他从没想过‘器物’会帮助高晏订外卖。

????高晏:“葬礼开始了吗?”

????房东:“份子钱呢?”

????高晏责怪地看着房东:“母亲的葬礼,你就想着钱,你眼里就只有钱,根本没有咱们慈祥的老母亲。”

????房东:“……”他眼神古怪,喉咙里咕哝了两声,模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高晏把八臂断掌观音像拿过来,说道:“小叶紫檀八臂断掌观音像,市场价二十根佛香。顶我们七个人的份子钱,行不行?”

????“……M。”

????高晏不赞同:“您怎么能说脏话?”

????房东连骂数声,偷偷尾随在高晏几人身后的宅男和其他两名‘器物’震惊,阴阳怪气的房东居然被逼到骂脏话也没有还手的地步。

????当初他们到底是怎么被房东坑到自相残杀的?

????房东骂完了就让步,接过八臂断掌观音像之后阴沉地目送他们进九楼的葬礼,然后锁上防火门。

????宅男和两名同伴赶紧爬上去,研究如何开锁。

????地下三楼楼道口的防火门,一共九个‘器物’守在门口,死死盯着防火门,时不时听到楼下传来的巨响和令人牙酸的咀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