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默在蔓延,郑威民那行人听到消息时反应怎么样,高晏他们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shubao22.la

????宿江疑惑的挠着头:“解释规则的东西就是观音像,现在它被房东带走,我们还能听见它说话?它到底是boss还是NPC?现在副本福利被取消,玩家没有高级规则保护……可是没有高级规则保护的情况下就已经死了三个人,现在岂不是更凶险?”

????他现在特别懵,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郑威民说这是不会死人的副本,结果才刚过一天就死了三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被高级规则保护的新手初级场副本。

????可是游戏明确说这是新手初级副本,出于规则公平,总不会故意说错。

????另外,最让他疑惑的就是那尊八臂断掌观音像。

????解释规则的NPC是它,可是保护了玩家的,也是它。

????宿江:“怎么回事?”

????高晏三人已经来到楼下大厅,但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朝地底下的一、二楼走。

????“我也不确定。”高晏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不过现在重点偏向于‘主神级玩家’。

????因‘主神级玩家’的出现而将初级场升为高级场作为限制,结果又憋屈的被强行降为初级场,这主神级玩家得有多厉害?!

????二楼是地下室,空荡荡没人住,灯光惨白,阴气沉沉,脚步就算放得再轻也格外响。

????二楼的房门紧闭,宿江询问:“要开门吗?”

????杨棉走到最近一间房,握住门把试图打开:“锁住了,打不开。”

????高晏:“那算了,到一楼去看看。”说完,转身下楼。

????宿江两人跟上来,很快就到一楼楼道口。楼道口被一道铁门锁住了,没有钥匙也打不开。

????杨棉最靠近铁门,她把耳朵贴在铁门上听了好一会儿。

????“里面有动静,像是风声。”她说得有些慢,在寻找着适合的形容:“有水声,就像是一堆黏腻的虫类或者是章鱼挤在一块儿发出的粘乎乎的声音。”

????高晏走上前推了推门,铁门纹丝不动,而且跟大门边缘严丝合缝,根本没办法从边缘看里面的情景。

????他看了眼钥匙孔:“房东应该有钥匙。”

????一楼进不去,二楼房门紧闭,两个楼层全都分外诡异。三人等同于无功而返,于是他们来到四楼。三楼是大厅,四楼就是门前点佛香驱邪的住户。

????郑威民他们一行人似乎觉得楼上观落阴的场地能得到更多线索,所以从昨天开始就一致往楼上跑。

????至于四楼的居民……垃圾游戏里能有正常人?

????宿江先敲门,门开了。“您好——”他才露出友好的笑容。

????‘砰’地一声,门就甩上去,还带了点余震微微颤抖。

????宿江扭曲了一张俊俏小白脸:“我长得很丑吗?他知不知道我刚出道时有人花一百万买我初夜,我嫌价低给拒了?他凭什么嫌弃我?!”

????杨棉向前一步:“我来。”

????这回她敲开一扇门,屋主是个一百八十斤的宅男。宅男对日系高中制服女生毫无抵抗力,刚拉开外面的铁门,立刻就被高晏踹回屋里去。

????杨棉懵住,跟着高晏比较有默契的宿江反应迅速蹿了进去并示意杨棉进来,然后关上两层门。

????一百八十斤的宅男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挟持了,他一张大脸懵逼,不明白好端端在家怎么也会遇到劫匪?

????高晏单刀直入:“一、二楼住着什么东西?”

????闻言,宅男露出恐惧的神色:“你们也是来冒险的?我劝你们不想死就赶紧走吧,有些东西不能随便碰的。”

????“楼下住着什么?”

????“鬼啊,你们不就是听说大楼闹鬼才过来冒险的吗?很多年轻人还有城市记者隔三差五就会过来,最后都死了。”

????棺材楼,人鬼同屋,估计是二楼住着鬼客。宅男口中的大楼闹鬼是游戏背景,而冒险者大概率上就是玩家的身份。

????“一楼呢?别骗我,一楼住的不是鬼。”

????宅男的脸色更恐惧了,他吞咽着口水,战战兢兢地问:“你们看见那东西了?”

????高晏不动声色:“我们不了解,本身也想走,但现在走不了。”他指着杨棉:“你忍心这么可爱的女孩死在这儿?”

????那是真不忍心。

????宅男挠挠头:“其实我也是新住户,刚搬来住没多久,关于这栋大楼的传说知道的不多。听说很久以前,这里是一座庙,供奉着一尊神像。后来破除迷信,庙被拆了,地基重建成大楼。但是屡屡发生事故,请了高人过来,说是要建成阴阳同居的棺材楼才能镇住邪气。”

????停顿片刻,他又说道:“住户搬进来后就得每晚在门前点佛香供奉,新住户不知道情况,十有八九会出事。一楼……一楼住的,其实不是鬼。”

????“准确来说,那是一团人死后怨气不散,凝化而成的怪物。”

????高晏:“鬼怨。源头是什么?”

????宅男:“不知道。我刚来没多久,很多情况其实都没有弄懂。”

????高晏想了想,又问:“楼里有没有观音像?”

????听到‘观音像’三个字,宅男吓得缩到桌子底下,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没、没有其他观音像,没有……别问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再问我也不知道,快走吧。”

????再问其他的问题,宅男多半答不出来,能回答的问题他也很配合。最后实在问不出什么,高晏三人才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高晏忽然回头喊住宅男:“房东母亲的葬礼,你和楼里的居民去不去?”

????“啊?”宅男茫然回答:“不……不去了,这回不去。”

????高晏点点头:“谢谢。”

????“不、不用谢。”

????门关上,宅男回到客厅弓缩在沙发上。门外,三人站在死寂的四楼走廊。

????宿江低声问:“楼里的居民是人吧?垃圾游戏里还有活人NPC?!”

????好高档,而且逼真。

????“不是NPC。”杨棉面色平静说道:“游戏限制时间是六天,总有活过了六天却没能完成游戏任务的人,走不了、死不了,碍于规则成为游戏中和鬼怪暂时和平共处的‘器物’。连NPC也算不上,我们现在算是初级场,能轻易得到信息,往后就很难从‘器物’和NPC的口中得到提示信息。”

????宿江顿时感到不寒而栗,不生不死地被困在鬼楼里成为‘器物’,按照游戏给出的设定成为住客,如同植入程序的听话人偶,还不如干脆被房东吃掉算了,至少是以美食的方式死去。

????高晏摸着肚子自顾自说道:“饿了,去找找有没有吃的。”他冲着杨棉摆摆手:“有话回去再说,先找房东要吃的。这一大早都没点东西填肚子,肚饿困乏,四肢无力。”

????杨棉:“……现在还有你这种坚持吃早饭的年轻人不多了。”

????她已经有俩年不知早饭为何物了,所以大清早起床走到现在也没感到肚子饿。

????高晏不置可否:“是吗?早饭有利于促进血液循环。”

????他们回到五楼,正巧撞见房东推着餐车一间间房敲开,有些房间没人应就被粗暴踹开,检查到里面没人才往下一间房敲。

????原来困于三种保命道具被取消,郑威民那几个人不得不俩俩一对同个房间以减少佛香的使用。

????他们纷纷打开房门,表情不悦而警惕地瞪着吃人肉的房东,拒绝了房东提供的午餐。

????倒是郑威民,接过午餐,回房前看了眼高晏,见三人空手而归便有些放心。

????高晏:“给我们三份午餐。”

????房东:“……”他僵着脸,生硬地挤出张笑脸,在送出三份午餐后还特地给了高晏一小罐水果糖,憋半天憋出俩字儿:“赠品。”

????高晏目光吊诡地打量着房东:“你们这儿还带销售现实世界的糖果?”

????房东:“进口。特殊渠道进口。”

????他一脸‘爸爸掌握的渠道,你们这群废物无法想象’的骄傲,旋即想到强迫他送糖果的狗比东西,心口顿时满是憋屈。

????高晏接过三份午餐和那一小罐水果糖,房东则推着餐车哐当哐当怒气冲冲地返回。

????宿江接过那三份午餐,抽空看了眼糖罐,有些惊讶地说道:“这不是宴哥你经常备着的水果糖牌子吗?”

????他差点就忘了高晏有低血糖,不严重,饿的时候吃块糖就行了。不过进游戏的时候太匆忙,身上没带糖,还好房东赠送同款牌子的水果糖。

????“还挺人性。”宿江嘀咕了句。

????杨棉心不在焉,没注意到这些。

????三人进屋,发现房间里有被搜过的痕迹。

????高晏早就意料到了,他说道:“昨晚上我们没点佛香却活下来,郑威民肯定疑心我们有保命道具,所以他会趁我们外出时来偷。”

????宿江:“还好我们把观音像卖出去了。”想想突然觉得划算。

????高晏让他们都先吃饭,填饱肚子再商量其他。他把那罐水果糖放进口袋,等吃完了饭拆开来拿了一颗橘子味的糖果放进嘴里。

????醇正的味道和足量的果汁口感,确实是平常吃的牌子。

????高晏垂眸躺在沙发上,安静的模样格外乖巧、温柔,黑发服帖地耷下来,皮肤白皙,面孔俊秀。

????看上去很小很稚嫩,像是个大一新生。

????事实上,他也才刚参加大学毕业实习,可是全程冷静地带着另外两人,简直是太可靠了。

????杨棉清了清嗓子:“我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陆杨棉,专业金融分析师,穗海市人。准确点来说,我是穗海市长春道观下任观主,是个道士。”

????高晏抬眸,略微诧异。

????不学无术·宿小江惊叫:“姐姐,你怎么有头发?”

????“……我是道士,不是尼姑。你们还跟以前一样喊我杨棉吧,没正式过户就不姓陆。”杨棉深吸口气,说道:“我是主动进入游戏,目的是修炼。具体情况一时说不清,关于游戏的本质,我也不清楚。因为这也是我的新手初级场,不一定能活到高级场,所以没人告诉我游戏本质。”

????“我唯一知道的,死亡是真实,在游戏通关获取的奖励也是真实。一开始没主动说明是怕人心叵测,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关于这点,我很抱歉。”

????杨棉的隐瞒,高晏和宿江两人都理解,并不在意。

????杨棉皱眉:“还有郑威民,我之前听说过他。他名声挺臭,经常欺骗新人,故意误导信息害死不少新人。具体操作,不明。”

????言罢,她犹豫一瞬,看向高晏:“你对玄门好像很了解……同行吗?”

????“不是。我大学四年接过不少策划类的私活,有两年时间在帮一个灵异论坛写文案,查阅了很多相关资料。”

????宿江:“我作证,宴哥书房里有一整排全是民俗书籍。”

????双方坦诚一番后,彼此间的关系多了份信任。

????宿江问:“那接下来还继续找线索吗?这回得往楼上找了吧。”

????高晏:“还有四天,不急。”他转头就去问杨棉:“你认识主神级的玩家吗?”

????他想知道触发隐藏剧情的主神级玩家的信息。

????杨棉愣了一下,摇头回答:“我进来之前,没有主神级玩家。”

????换句话说,主神级玩家可能是在这两天才成功晋级。

????“不过,”杨棉补充:“如果说最有可能晋级为主神级玩家的人,应该出自‘诸神’。”

????“‘诸神’是一个成员仅有十三人的队伍,有三个伪主神级别的成员,而且都是高级神明。身份……呃,我不清楚,非玩家身份探听不到更多消息。不过一旦我们活着离开就是正式玩家,可以知道很多关于游戏以及神明的信息。”

????“‘诸神’是个传说。”杨棉捧着脸,表情颇为向往。“我们道教好多人其实也参与了这个游戏,基本上都知道‘诸神’,梦想有朝一日走了狗屎运被选中录用为新队友。”

????杨棉对于游戏的了解并不比他们多,同样是新手,起跑线一致,倒是绝对公平的规则。

????高晏:“下午你们自己活动,杨棉,先给我三根佛香。”

????杨棉给了他三根佛香,剩下17根依旧随身携带。

????下午,杨棉和宿江到楼上去找线索,而高晏在午睡。

????傍晚,房东来送晚饭,像看猪肉似的盯着玩家,高晏也收到了同样待遇的目光。

????高晏:“进口渠道介绍一个给我行不?”

????房东嗤笑:“脸大。”

????高晏:“做生意,一回生二回熟。我们俩都有过美好的过往,不妨再加深点交流巩固彼此之间的感情?”

????房东二话不说,推着那辆小破餐车哐当哐当地跑——一个两个都不是个玩意儿。

????高晏摇头:“害羞了怎么行?”

????身后的宿江和杨棉无言以对,哥,你眼没瞎吧?

????深夜,宿江洗干净碗,然后装了五两生米放门口,杨棉点了三根佛香插在生米上。接着,三人洗漱过后围在了客厅处,因下午都有午睡,所以这会儿没睡意。

????高晏:“宿江,之前不是让你带回瓜子和绿茶茶包吗?拿出来。”

????趁着宿江去烧开水的空档,高晏拎着三根佛香出门,过了一会儿回来正好绿茶泡上了。

????宿江:“哥,你阴谁去了?”

????高晏端起绿茶喝了口:“解决郑威民,他是个麻烦。”

????杨棉愣住:“他很狡猾,有许多保命道具,估计死不掉。”

????“那不一定。”高晏抓了把瓜子:“弗洛伊德说过,八卦是人的天性——边嗑边聊,差不多到点儿就去睡。”

????宿江高兴坏了,抓起瓜子就聊各种圈内八卦。杨棉本来想说弗洛伊德没说过那话,但是‘呱唧、呱唧’磕着瓜子听着八卦,逐渐就入了迷。

????——弗洛伊德说的话果然有道理。

????宿江和杨棉睡着了,高晏照例在半夜被吵醒。走廊震天动地的响,伴随着郑威民惊恐的呵斥声和呼救声,算算时间差不多坚持了四十多分钟,外头动静渐渐熄下来。

????接下来就是细碎的咀嚼声,骨头被咬碎、血肉在犬齿间嚼动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高晏睁着眼到将近凌晨的时候才睡下,结果不到两个钟又被尖叫声吵醒,只好起床。

????不出意外,郑威民死了。

????他的尸首被倒挂在天花板,两只手臂被撕扯下来不知所踪,胸膛被剖开,内脏有一半被吃光了。

????依旧是杀猪似的死法。

????剩下另外的四个玩家忍不住崩溃,最强的靠山倒了,他们怎么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其中的精英男和另一个女人忽然想起还剩下三根佛香,于是忍着刺鼻的血腥味进房搜索。

????可惜找不到那三根佛香。

????高晏在众人盯着尸体之际,拔走了郑威民房间门口那碗生米上的三根佛香的细竹柄。

????唯有杨棉注意到这一幕,同时发现郑威民房间门口的那碗生米原本插着六根佛香。

????另外多出来的三根,应该就是高晏昨晚带出去的那三根。

????门前五两生米,三根佛香供鬼神,六根佛香招恶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