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江受到惊吓:“艹,断掌观音?太邪门了吧。shubao22.la”

????杨棉眼神一变,显然也没料到红布之下会是一具如此诡异的观音像。

????而且好搞不搞,偏偏搞神明。

????高晏低语了句:“麻烦了。”

????杨棉:“刚才那个神棍说这是新手场初级副本,只要完成‘找到神明的最后一双手臂’这个要求就算通关,难度应该不大。”

????高晏:“他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还有六天的时间限制,六天之后没能通关,我们所有人会怎么样?”

????一旦超过限制的时间,副本中所有玩家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

????杨棉:“按理来说,既然是新手场,难度高不到哪去。”

????高晏:“没看到这具断掌观音像之前,我也这么以为。”

????宿江:“哥,啥意思呢?”

????高晏抬眸:“你见到哪些妖邪鬼怪敢把主意打到神明头上?”

????宿江仔细思索,恍然大悟击掌说道:“神明的游戏!还有这尊菩萨像……真正的boss是神!那不就是躺着等死的意思吗?”

????高晏叹气,杨棉一脸一言难尽。

????宿江委屈的抱成一团,他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菩萨等神灵一般具有镇鬼杀鬼的能力,鬼怪光是听到名字都会感到恐惧。现在情况本末倒置,鬼怪妖邪假扮菩萨神明戏弄玩家,甚至是恶意抹黑神明——”高晏指了指那尊断掌八臂观音像:“神像一向被视为神明的化身,刚才规则提到‘观音欺世盗名’,明显带有恶意。”

????“虽然目前不了解所谓游戏的真实情况,可是猜也能猜到游戏中的‘神明’不是我们观念中慈悲为怀、法相庄严的神明。”

????杨棉接着高晏的话茬:“在民间中,神明和妖邪的关系泾渭分明。但也曾有妖邪假扮神明恶意诋毁,欺骗人们的香火供奉以达到取代神明的目的。”

????民间曾有野神之说,既妖邪精怪占据山林小庙中久无人供奉的神像,再施以邪术欺骗信众获取香火供奉。

????久而久之,神像便成其法身,来路不正的野神也慢慢能转为一个地方的小神。

????如果遇到心术不正的野神,那就是家宅不宁、全族败落的下场。

????宿江总算懂了,“意思就是说,‘落观音’副本中是妖邪假扮成观音而不是真的神明,而且妖邪很敌视千手观音。”

????高晏:“可以这么说。”

????宿江碰了碰脑袋:“情况好复杂。”

????杨棉问高晏:“你还看出些什么?”她这么问,俨然是认高晏为队伍领头人了。

????高晏垂眸,将红布盖回八臂断掌邪观音的头上,然后随意找了个破布袋把这尊观音像塞里头带出前台:“规则解释的时候有两个重要信息,一个是‘观落阴’,另一个就是那句‘千手观音只有九百九十八只手臂’,少了一双手臂。”

????观落阴是闽粤一带道教术法的一种说法,在北方则是下阴曹、过阴等说法,本质相差无几。

????“千手观音即为大慈悲,千手观音掌心处各有一只眼睛,所以又称千手千眼观世音。普通神像要么塑造九百九十八只手臂,要么就是42臂、16臂以及8臂。八臂是主臂,相当于千手千眼。至于为什么要少塑一双手臂……民间说法,观世音的最后一双手臂在跪拜她的信众身上。”

????“卧槽!!”宿江两条胳膊全起了疙瘩,平常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听,怎么就瘆得慌?

????杨棉抽着眼皮:“你这是要把邪神放床头□□的意思吗?”

????高晏将破布袋甩到背上,闻言诧异:“你想搞神明?”单身也要有点尊严吧。

????杨棉:“?”是她以为的那个意思吗?“不,我不想。”

????高晏:“那你怎么觉得我想呢?”

????杨棉:“……”队友是不是猛过头了?

????高晏笑着,那样儿还是温温润润的,瞧着就是个任人到头上撒野也没脾气的好人。

????但这只是表象。

????宿江再清楚不过,而杨棉隐约有所认识,高晏似乎并非表面的温和无害。

????三人朝楼上走去,这是一栋老式的九层居民楼,楼道狭窄,堪堪能容两人并肩行走。

????墙壁斑驳,墙漆掉落,每间房的房门都是阴森的暗绿色,楼道空荡,没有一个人。

????之前房东无意间提到玩家订了五楼的房间,所以三人继续朝楼上走去。脚步声在死寂的楼道上格外响亮,仿佛是踩踏在心口上一样,让人不自觉就特别慌。

????宿江和杨棉走在前面,高晏背上是装着断掌邪观音的破布袋,走在最后面。

????当他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忽然回头往下看——

????空荡荡的楼道,阴绿色的紧闭的房门,死寂而森冷。每个房门之上都有个小小的黑孔,那些黑孔猫眼的背后仿佛都站着居民正冰冷地盯着玩家,目光充满了贪婪和食欲。

????高晏的视线往下一点,看到每家每户的门口放着一碗生米,生米上插着三根佛香。佛香燃烧到尽头,只留下细细的红色竹柄。

????楼上就是五楼,三人停在楼道口。

????宿江:“我们才走了两层就到五楼,地下还有两层。”他这回反应倒是挺快:“为什么不叫负一层、负二层?”

????高晏向前走:“棺材楼。地下是阴,地上是阳,阴阳合居,人鬼同屋。”

????宿江:“好阴邪。”

????杨棉惊讶于高晏对于鬼神知识的了解,同时也很担忧。

????棺材楼的风水极凶,再加上碰到的是游戏中属于神明那一挂的高级boss,简直四面楚歌,难度高到爆表。

????她开始怀疑自己进的真是新手场初级副本吗?

????这明明就是给大佬和炮灰们准备的高级场吧。大佬来刷经验,炮灰给兢兢业业的鬼怪送食材。

????五楼一共九个房间,九个人正好每人一间。靠近楼道的房间都被分干净,只剩下走廊最里面的三间房。那三间房的房门大开着,房里黑黝黝仿如食人巨兽,另外六间住了人的房子则紧闭房门。

????宿江:“分开住吗?”

????杨棉:“还是一起吧,人多有个照应。”

????高晏对此倒无所谓,他跟宿江本来就是房东跟租客的关系。

????宿江签了两年约,在他那儿也住了一年多,平常除了他家那位回国会跟着出去住一两个月。其他时候都跟高晏住,所以高晏不会觉得别扭。

????倒是杨棉,身为女孩子直接提出同住一屋的主意,虽说保险安全,但也挺让人惊讶。

????高晏和宿江毫无异议,杨棉反而不自在,她问:“你们不劝劝我吗?”

????“我们不介意。”高晏挑了一个西方位的房间然后走进去,没听到杨棉回话便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说道:“哦对,我们俩都是基佬,所以你放心吧。”

????语气和神态都轻飘飘的,好像这就是件特随便的事儿,用不着惊讶。

????杨棉:“??”她应该恭喜自己遇到姐妹还是悲哀市场的供不应求?

????高晏将带回来的断掌八臂观音放到床脚,盖在观音头顶上的红布依旧没掀下来。

????宿江伸出手想将红布扯下来,高晏眼疾手快地阻止了他:“别掀开。”

????宿江乖巧缩回手:“哥,有啥说法?”

????高晏:“红布盖顶,挡邪。”

????事实上,他还不确定这尊神像于玩家而言是正是邪。

????杨棉正想说法,一道开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三人齐齐抬头看过去,只见道袍中年人和另一个存在感很低的瘦小男子站在3号房间的门口。

????两人本来在说话,注意到高晏三人后立刻掐断话苗子,冷冷盯着他们。

????五楼的格局呈U字型,房间号顺时针数,高晏他们选的是正中间的5号房,而4、6号房没有人住。杨棉忽然朝6号房走去,将大开的门关上。

????她站在门口,对着道袍中年人两人笑了下,没有说话。

????道袍中年人将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在心中评断一番后主动示好:“你们在楼上大厅有没有发现?”

????高晏:“情报交换?”

????道袍中年人一怔,神色有些不悦。

????高晏:“反正我看你已经将我们三人驱逐出队伍,觉得我们三人会死在游戏里也说不定。没办法,我们只能自己组队。”他有些懒散的盯着道袍中年人,唇角带笑:“我们在楼下确实有些发现,所以……交换吗?”

????道袍中年人死死盯着高晏,思索半晌后说道:“只要你们配合、听话,不擅自行动,不破坏规则,我还是愿意接纳你们。”

????“那不用了。”高晏想也不想的拒绝。

????道袍中年人被噎住,他本来以为高晏至少会假意思考一下,熟料他拒绝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丢了面子。道袍中年人恼怒,心中再次肯定高晏三人绝对不能进入队伍。

????道袍中年人想甩袖离开,但他又实在想知道高晏他们拿到的线索,于是冷着脸干硬地说:“行,情报交换。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你们发现了什么?”

????高晏没有在先后这点上纠结,而是爽快的告知千手观音最后一双手臂在信众身上的传说以及棺材楼的发现。

????道袍中年人在听到前者时,表情起伏不大。当他听到棺材楼时,脸色剧变,变得很难看。

????高晏抬起下巴:“该你了。”

????“房东的母亲前不久病亡,他会在第六天进行观落阴招魂。法器在明天陆续送过来,而法师则在第六天过来。观落阴一定会拜观音,所以我们要找的观音手臂应该就在陆续送过来的法器中。”

????这倒是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道袍中年人身旁的瘦小男子埋头匆匆进入斜对面的8号房间,而道袍中年人也跟着关上门——看样子他刚才是将那存在感很低的男子送出门,只是恰好遇到高晏。

????杨棉将对面的四号房门也关上,然后进入五号房门。

????高晏将门关上:“郑威民有问题,你们俩防着他点儿。”

????郑威民就是道袍中年人的名字,就在大厅的时候他们还互相介绍自己。高晏三人都记住了这名字,而且知道他是邻市一个道观里的观长。

????高晏:“这副本游戏配置太高,说是初级场都觉得是在浪费资源。”

????宿江愣住:“如果不是初级场……那得是啥级别?”

????杨棉冷着脸:“会死人的级别。刚开局就死了俩人,你就知道有多凶残。郑威民的话都别信,他估计坑了咱所有人。刚才高晏说我们三人会死在游戏里时,郑威民一点反应也没有。显然在他眼里,我们死定了,而这跟他之前说的不会死人相悖。”

????宿江恍然大悟,随即骂郑威民牛鼻子、黑心肝。

????“他居然还是个道士?!咋没被雷劈死呢。”

????高晏目光落在盖着红布的观音像,忽然问:“你们困了吗?”

????宿江正骂得过瘾:“我现在气得脑子清醒,特别想揪着郑威民脑门上的几根头发喷死他!”

????“那你去敲门,我先睡了。”

????“……”宿江立刻偃旗息鼓:“我陪您睡呗。”

????高晏看向宿江,很温柔的说:“虽然我们俩睡一被窝顶多就是双黄蛋,但我也是一颗高贵的有追求的未孵化的蛋,不接受有夫之0的□□邀请。”

????宿江给他宴哥跪下了,二话没说睡沙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