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们显然很熟悉怎么给女人梳妆,不一会儿就将云瑶打扮得典雅华贵,如神仙妃子一般。shubao22.la

????“云姑娘请您看看可有什么不满意的?”一个丫头捧起镜子站到云瑶面前,又有人拿起镜子站到她身后。

????云瑶站起身转了个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简直有些不敢认。

????她悄悄问雪音:“怎么样?我穿这一身红会不会太艳了?”

????雪音蹲在凳子上,呆呆看着云瑶,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赞美:“一点都不艳,主人你就该穿一身红衣,这样才配得上你的身份。”

????“嘻,小家伙,嘴跟抹了蜜似的。”云瑶满意了,对丫头们点点头,说道:“都挺好的。咱们现在就去吗?”

????一个丫头点点头,说道:“您请稍等片刻。”说着,她便推开窗户对楼下喊了一声,不久便听到整齐的脚步声,楼下似乎来了好多人。

????咦,怎么回事?云瑶还没来得及去看看谁来了,两个小丫头就走过来,一左一右搀着她往楼下走。

????云瑶今天穿的一身曳地长裙,走路挺不方便。那两个丫头扶着她,又有人来帮她牵着裙摆,就跟贵妃出行一般,一步三摇下了楼。

????走到楼下,终于见到来的是什么人了。院子里整齐排列着一队仪仗,红罗伞盖孔雀氅排列两旁,前面有卫兵开路,中间是乐师随行,后面还有一架镶宝香车,由八个妙龄少女牵车。

????妈耶,南宫墨今天抽什么疯?古代皇帝迎亲也不过就这个排场了吧?

????云瑶被这场面吓了一跳,几个丫头要扶她上车时她就站着不肯动了。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怎么搞这么大的排场?今天到底是什么活动啊?”云瑶满脑袋问号。

????“回姑娘的话,今天我们神女宫要举行祭天大典,宫主就在外面等着您呢。”小丫头恭敬回话,不由分说就把云瑶塞进了车里。

????云瑶连忙喊了一声雪音,雪音不等人来抱它就自行跳上车,趴在云瑶的膝上。

????云瑶坐稳,马上有人一声呼喝,车队缓缓移动,乐声同时响起,听着十分庄严。云瑶坐在车上哭笑不得,只得由着他们折腾。

????这个南宫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就是吃个饭吗?搞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队伍前行,出了小院便走上中心甬道,云瑶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华丽红袍的南宫墨。不但看到南宫墨,她还看到了拉古、裟曼、雀翎,神女宫所有的高层都来齐了,就连依蝶都穿着一身彩绣短裙站在人群之后。

????南宫墨满面春风地抢步走到车旁,伸手轻轻一按便跳到车上,一边在云瑶身边坐好一边笑道:“你今天可真美!”

????云瑶原本还想问问他怎么回事,听了这句赞美,却不经大脑地接了一句:“废话,我哪天不美?”

????“嘻嘻,你不但人长得美,还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姑娘!”南宫墨接不上云瑶的话,举袖掩唇轻笑,整个人看起来喜气洋洋。

????“没见过那是因为你见识少!”云瑶怼了他一句,接着问道:“今天这是要干嘛?搞得这么隆重。”

????南宫墨不敢现在就告诉她,生怕她听了就不肯去了。他只故作神秘地说道:“说好了请你吃饭的嘛,等下还要你再帮我一个忙,我不得对你礼貌周到一些?”

????云瑶才不信他只为单纯请自己吃饭就兴师动众地搞这么一出呢,她撇了撇嘴说道:“不说拉倒。想请我帮什么忙提前说好,不然不帮。”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南宫墨最怕被她拒绝,恨恨地跺了下脚,哼道:“也不要你做别的,等下我们要举行个祭天仪式,你帮我扮成神女坐在祭台上就行。”

????祭台……云瑶立刻想到自己刚到大荒时的那一幕,连忙摇头道:“不干,你叫别人去扮吧,我可不想坐祭台上。”

????南宫墨早知道她会拒绝,立刻捂着胸气道:“不行,你答应过我的!我那边都准备好了,你却叫我临时换人?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还有什么脸做神女宫的宫主?我在自己家都威望扫地了,以后还拿什么去收复南漳?”

????“我不管,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南宫墨说着,果然遮着脸嘤嘤地小声哭起来。

????云瑶明知道他是装的,却还是败下阵来。没办法,这家伙的嘤嘤嘤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云瑶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不答应恐怕他能嘤嘤一路,还是保命要紧吧。

????“行了行了,别哭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真是的,一个大男人竟然装哭,还哭得那么假!”

????见云瑶妥协,南宫墨立刻放下遮脸的衣袖。他那脸上哪有半点泪水,倒是满含笑意。

????“早答应多好,害我费了半天劲。”

????云瑶拿这个无耻的家伙没招,又不能为了这种小事就用辣椒水喷他,只得恨恨地冲他一瞪眼,转过头去再不理他了。

????南宫墨骗得云瑶同意,也不再装腔作势。见云瑶的膝上抱着一只小小的白狐狸,他找话搭讪道:“咦,哪儿来的小狐狸?还是上次那只吗?”

????云瑶懒得编瞎话骗人,直接对他点头道:“对,还是上次的那只。她叫雪音,是我最好的朋友。”

????南宫墨不去问雪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神女宫,反倒撇嘴道:“你最好的朋友不是我吗?什么时候变成一只小狐狸了?”

????“呸,不知羞!跟个小狐狸抢风头!”云瑶见他不问,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最近扯谎实在是太多,真是累了。有个不来刺探她隐私的朋友在身边真好。

????两人一路闲扯也不觉时间,车队不久便绕过神女宫大殿,走到了一处宽阔的广场。引路的护卫分列两旁,乐队退至一边,南宫墨抢先下车,伸手把云瑶扶了下来,立刻有两个女孩走过来为云瑶牵起裙摆。

????云瑶站定脚步往前看,见面前是一片平整的石坪,上面已经沾满了人。石坪尽头竖着六根高大的石柱,中间建起一座高台,应该就是南宫墨说的祭台了。

????南宫墨牵着她的手往石台上走,云瑶却突然紧张起来,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我真的只要在上面坐着就行?不用再干别的了?”她紧紧拉住南宫墨的胳膊,不敢往石台上走。

????“傻丫头,难道我还会害你?”南宫墨轻轻一笑,柔声说道:“走吧,我送你过去。你在上面坐一会儿,我很快就来陪你。”

????听他说很快就会过来,云瑶的心终于安定了少许。她对雪音招了招手,雪音便乖巧地跑到她脚边。

????“我带着雪音没事吧?”云瑶问。

????“没事,神女身边本来就有一只狐狸啊,难道你忘了?”南宫墨点头,看看雪音道:“虽然毛色不一样,尾巴也没那么多,不过也算凑合吧。”

????云瑶只顾自己紧张,却没发现雪音对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悄悄嘀咕了一句:“没见识的凡人!”

????南宫墨把云瑶送到高台上,扶着她在一张铺着白熊皮的石座上坐好,对她挤了下眼睛,笑道:“坐好了,我一会儿就来。”

????云瑶被他坑得骑虎难下,只好装模作样地板着脸坐好,悄悄扯住他的袖子说道:“你快点啊!”

????南宫墨笑着点头,等云瑶松开他的袖子,这才转身下了石台,对拉古点头示意。

????拉古早就准备好了一切,见云瑶坐好了,他忙走到人群前,双手轻轻下按,示意大家安静。

????这里的人除了云瑶跟雪音被蒙在鼓里,其他人都知道今天是神女宫第一任神女的上任仪式。大家早就在心里接受了云瑶,见拉古示意,都连忙安静地候着。

????拉古庄严地喊了一句:“神女宫祭天仪式现在开始!”乐队立刻奏出庄严的祭曲,一队身着彩衣的男女出列,跳起古老而神秘的舞蹈,其他人也跟着音乐齐声吟唱。

????云瑶原本还有些别扭,后来见他们只是在那里唱歌跳舞,她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个南宫墨可真会瞎折腾,请人看歌舞都能被他折腾出花儿来。云瑶一边看底下的表演,一边跟雪音闲聊,倒没刚坐上去时那么难受了。

????歌舞毕,乐队又奏起另一至轻缓的乐曲,拉古双手捧着一段黄绫走到祭台前,对着云瑶深深施礼。云瑶不知自己是否应该还礼,连忙看了南宫墨一眼,见他轻轻摇头,只得继续坐着,看拉古到底要做什么。

????拉古站直身子,将黄绫举过头顶,嘴里大声吟诵起一段古老的歌谣,也不知是哪里的方言,云瑶一句都听不懂,只好继续保持自己最美的姿势坐着,期盼他赶紧念完走人。

????拉古也不管云瑶懂不懂,只在那里自说自话,说着说着竟热泪盈眶,又对着云瑶大礼参拜。

????旁边有人拿来一只火盆,拉古跪着不动,将那黄绫投入火盆中。火苗窜起老高,黄绫转眼间被烧成灰烬。

????云瑶原本见他点火,差点被吓得跳起来,后来见他只是烧了点东西,这才安心地拍了拍胸口。太吓人了,她被刚来大荒那天的遭遇吓到,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呢。

????有人将火盆端走,拉古站起身宣布道:“礼成,大家随我参拜神女!”

????云瑶还没看懂,就见底下乌压压跪倒一片,就连南宫墨也跪在众人之前,大家一起欢呼:“拜见神女!”